经雷:从海外养老金(第三支柱)中的顶层设计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8-07-12

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的21世纪国际财经峰会•2018系列活动——『致敬公募20年暨养老金管理』夏季研讨会于2018年7月12日在北京举办,来自政府、业界、学界的权威人士,围绕“公募基金在资产管理新格局”下的新定位、新使命,公募基金未来如何进行战略升级和全球布局,如何构建普惠金融生态,如何服务于“新时期公募基金的责任与使命”进行深度探讨。嘉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经雷发表题为“从海外养老金(第三支柱)中的顶层设计”的演讲。

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的21世纪国际财经峰会•2018系列活动——『致敬公募20年暨养老金管理』夏季研讨会于2018年7月12日在北京举办,来自政府、业界、学界的权威人士,围绕“公募基金在资产管理新格局”下的新定位、新使命,公募基金未来如何进行战略升级和全球布局,如何构建普惠金融生态,如何服务于“新时期公募基金的责任与使命”进行深度探讨。嘉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经雷发表题为“从海外养老金(第三支柱)中的顶层设计”的演讲。

   以下为演讲实录:


   经雷:感谢大家!很荣幸邀请我给大家进行分享。从我们的角度把养老金以及背后更长期的趋势跟大家做展示。

   首先养老是涉及到人口结构的问题,这个图全世界上前十大的经济体,目前整个占比应该是80.7万亿美元,整个GDP占比占80%,人口占比55.5%,全球80.7%,前十大经济体在整个经济大家庭里是占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是右边那幅图是全世界前十大经济体人体结构混合的图,这些图有一些点供咱们值得参考的。一部分是0-24岁,另外一部分是43到53岁年龄段,从养老的角度来说,刚才有领导提到每一代都期待放进去的钱支持上一个年龄代养老需求的。在整个两个突出的年龄段中间,以及包括下边,尤其是在下边,大家可以看到前十大经济体从0-24岁,他们整个线条是明显的收缩于前边的30-和40岁,和40岁到50岁年龄段的,不同的年龄段整个社会的占比呈现出来是两个,一个是资本回报,一个是叫做资本回归。年龄人口结构的趋势是很长期的,随着整个数据,包括更加复杂的精算模型,对于人口趋势的判断是非常的更加简洁,更加精准。人口这个事情不是一天两天把整个人口结构改变了。

   更具体的,如果上个月的图拆分为不同前十大国家里,中国、欧盟和日本,这三个地方呈现出来的人口结构应该是相对来说都是比较雷同的,头重脚轻,一直说中国是发展加强,看到这幅图已经属于早就跟欧盟、日本同样老龄化比较显著的,当人口增速变成缓慢的时候,从经济的维度来说的话,整个经济增长绝对体谅是在下降的,经济体量的绝对下降,意味着整个后续的消费,以及包括了整个储蓄、消费结构都会发生变化。而在其他的地方,包括了像巴西,包括像印度,美国的图基本上是中规中矩的一幅图。当有人口结构的变化,像瑞信提到Michael 美国的DB跟DC计划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养老金在DB里,包括在第一、第二支柱里都需要后边的人去支持前边人的退休诉求。而前面退休诉求一旦变成纯负债驱动诉求的话,后边人口结构的收缩会对前面的负债要求会达不到。从而也就是说,包括人口结构里,其实就可以看得出来,为什么DB的计划跟DC的计划中间是发生这么大的迁移,而且也是为什么看到DB,年金或者第三支柱DB更多是负债驱动,而DC计划更多是全生命周期的财富管理模式,这两者所涉及到的投资模式以及投资的目标是完全不一样的。

   再往下,跟大家说整个历史的进程,左边这幅图找出来2000年做的一份研究报告,这个研究报告是钟会长所谈到长寿的风险。从1840年开始整个的长寿这条线基本上是线性的提升,而在这里所涉及到的数据是基本上寿命按照每一年提升三个月的维度。另外一个研究学者2005年做的,这份报告也是从很长时间的维度,最终的结果是过往150年里,女士基本上是每十年的寿命拉长了2.4年。等于在这里,像养老金,尤其包括后续全生命周期的财富管理涉及到的目标,除了整个消费的习惯,除了整体的金融的财富,包括了人力的财富,包括了通胀,包括投资模式,这个长寿风险其实是在整个养老金里所面对的具体需要去弥补的。什么是生命周期的财富管理,生命周期财富管理所涉及到在人上升的阶段,工作阶段是一边储蓄,一边投资,一边消费,退休阶段以消费为主。为什么在2035、2040、2050的资产配置要去动态的,因为不同的生命周期所面临到资产配置的需求是不一样的。

   后边几幅图也印证前面几位领导的,比如整个美国养老第二、第三支柱的占比是23.14%、41.5%和35.3%。在整个第三支柱里DB到DC其实是发生很大的转变。整个的增长趋势完全不是现象级的增长趋势。

   在IRA里,目前整个的年均增长也是在23.19%,包括跟整个公募的协同,因为公募在美国IRA里占50%,这些趋势都是跟咱们国家未来走的路是密切相关的。在我们看到的是说整个IRA就回到了作为一个个人账户,作为个人投资,如何去把握好整个对于金融资本市场把握,可以看到当从雇主退休计划转存到IRA的时候,50%的家庭寻找专业的金融人士做初始资产配置。在指定策略税收收入68%的家庭通过专业金融机构获得信息的,从IRA提取信息66%的家庭也会咨询专业的金融人士。所以这里上述的这些所有数据其实是想跟各位做整个从嘉实角度认为有几点其实是在后续养老,尤其在第三支柱准备发展的时候,需要比较关注的一个地方。

   第一我们也是非常赞同,整个第三支柱需要灵活高效的个人账户作为一个载体。而这个载体不能够把个人的意愿给逐步转变成机构的意愿。所以在这里个人账户制度必须作为第三支柱体系的一个核心。而在这里作为这个核心的情况下,也就回到了美国的DB跟IRA中间的转换,这个机制其实是值得咱们借鉴的。而且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看到的数据是说在IRA里,88%其实是从DB那边转换过来的。等于说这种转换的机制是必须有建立起来,而不是说把它做成隔离。我记得像刚才王理事长还是钟会长说的,整个是大盘子,而这个大盘子必须是要统筹来看,而不能做成割裂看待。整个养老大盘子,会作为资本市场长期资本的坚实,而在这里作为一个整体来看,这个必须要有一个统筹的顶层设计。

   在后续,我们看来,既然如果说以灵活高效个人账户作为一个核心的第三支柱的话,这个离不开顾问制度。因为就像刚才说的,并不是说所有人对于金融市场,对于金融市场产品,对于资产配置有很清晰的理解。如果说在这个理解上面没有做到位的话,就必须通过投顾的模式。但是我们在这一点也有一个建议,是针对这个投顾模式,针对第三支柱,针对养老体系,必须是要打破之前所有的投顾模式。之前的投顾模式在我们看来都是以一个卖方代理,而且都是按照佣金的,不管结果的好坏,我都是拿我的佣金。但是针对第三支柱,针对养老产业,我们其实是一直希望针对这一块养老产业的投顾,必须是买方代理,必须是以结果作为导向,只有有了结果,你的投顾才能够收取应得的费用,没有结果投顾不能收取费用的。买方代理跟卖方代理中间是天壤之别,而这个天壤之别其实是会对于整个养老第三支柱的发展,我们自己从嘉实的角度认为有很强的支持力度。

   总结来说,我们借助过往整个从世界维度,或者从发达国家整个养老发展的体系。包括了所有的数据,其实第三支柱应该会成为整个国家养老体系重要支柱。针对这个支柱,前面几位领导都谈到了有关税收,有关整个投资的模式。在我们这除了前面几位领导提的建议,我们更多认为灵活高效的个人账户作为第三支柱的核心。在这个中间,第二、第三支柱中间转化机制需要统筹考虑的,最后作为第三支柱投顾模式必须是一个买方代理模式,而不是一个传统的卖方代理模式。

   感谢大家!


附:

关于『致敬公募20年暨养老金管理』夏季研讨会

2018年7月12日,北京金融街国际酒店,作为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的『21世纪国际财经峰会』前期子活动,『致敬公募20年暨养老金管理』夏季研讨会邀请来自政府、业界、学界的权威人士,围绕“公募基金在资产管理新格局”下的新定位、新使命,公募基金未来如何进行战略升级和全球布局,如何构建普惠金融生态,如何服务于“新时期公募基金的责任与使命”,进行深度探讨。与此同时,养老金第三支柱建设正在有序推进,公募基金与养老金相辅相成。公募如何扮演为养老金的优势管理人角色,如何更为完善的实现长期评价,有效的服务百姓养老的切实需求,亦是重要议题。研讨会主旨报告《养老金第三支柱元年白皮书》同期发布。

研讨会结束后,报告完整版于研讨会官网开放下载

http://www.21market.net/zhuanti/Financial_Summit/gongmu/index.html

长按/扫描二维码,进入研讨会官网

联络『21世纪国际财经峰会』

【活动咨询】陆女士 020-87373291 luzm@21jingji.com

【媒体合作】伍女士 020-83003563 wuxq@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