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对话:银行智能金融破局

2018-06-30
现在商业银行非常重视金融科技,并且大力投入了很多资源,建部门、团队、引进更多外来的人才,投入更多的资金,尤其对于中小银行来说,如何利用金融科技解决业务痛点,这是大家在思考并且在实践的问题,同时很多银行在这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多成绩。在本场圆桌对话当中,我们将会就银行智能金融破局的话题进行一个充分的讨论。
对话主持:包慧 《21世纪经济报道》资深记者
对话嘉宾:
史红新 中信银行信用卡中心总裁助理
蒋建明 江苏银行网络金融部总经理
丁晓平 南京银行数字银行管理部副总经理(主持工作)
范 雨 苏州银行数字银行总部总裁
李伟东 同盾科技副总裁

杨曦:谢谢。接下来进入今天第一场圆桌论坛。现在商业银行非常重视金融科技,并且大力投入了很多资源,建部门、团队、引进更多外来的人才,投入更多的资金,尤其对于中小银行来说,如何利用金融科技解决业务痛点,这是大家在思考并且在实践的问题,同时很多银行在这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多成绩。在第一场圆桌对话当中,我们将会就银行智能金融破局的话题进行一个充分的讨论。

接下来有请论坛主持人包慧。

包慧:我们今天的主题是银行智能金融破局。我们现在银行有几种方式:

第一,自己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

第二,和第三方机构合作,外包或部分外包。

第三,成立基金,投资孵化。

我想先请教在座四位银行代表,咱们银行选择了哪一种路径,这三种路径选择的标准,衡量优劣是怎么考虑的?有请史总。

史红新:其实三种方式各有优劣,如果从企业实践的角度,在中信银行信用卡中心我们在自己研发体系当中会投入很大精力,上午嘉宾也提到,整个金融科技发展文化或者组织架构上面如何投入一些精力实现的问题,在中信银行信用卡中心,尤其这三年间,业务快速发展的时候,我们在人力资源结构的投入上非常非常重。现在金融业在IT技术开发部分,我们整体人数占了10%到20%的人员,都是IT人员。

除此之外,除了加大自有人员研发的力度以外,我们会花很大精力和第三方合作公司,我们会选择长期以来和我们有共同愿景,合作质量各方面都有保证的公司来长期建立战略合作机制。除此之外,我们多种形式在并行,除了子公司没有做以外,另外一种机制就是利用基金孵化的形式,比如说信用卡银行比较开放,尤其是互联网金融风起云涌,我们抱着开放的态度和相应机构合作,比如在国际方面比较有影响力的机构,比如科大讯飞、知名大学,我们都共建了相应的体系,使用资金投入的方式进行基金孵化形式。    

蒋建明:我认为这个问题有一点问题。这只是一个路径选择和机制安排,并且筛选也不是很妥善的方法。我考虑一下这个问题,从江苏银行自身的实践来讲,推进金融科技,我们自己的想法是需求导向,以我为主,适度超前,这和我们江苏银行是匹配的。需求导向,以我为主,把路径选择的意思已经说在里面了。适度超前,我们这种中性银行不能太超前,但是也不能太滞后,会掉队,我们需要平衡。

更大意义上讲,推进金融科技,银行要战略明确,要体系化,要有关键能力,要重点突破,这些更重要。我做网络金融,在网上稍微一搜,各家银行战略都有,很漂亮,但是执行得参差不齐。再比如说关键能力,现在银行受互联网金融科技公司的冲击,就是冲击到银行的关键能力。像蜕变一样,甚至像凤凰涅盘一样要实现这个关键能力。体系进化是整个系统工程,不是某一块单兵突进才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这些方面都是要去实现的。

这里面说一下体系进化,我们的最底层。四年前推进数字化,大概前年开始往智慧化方向转,最底层的三大平台,我们在银行业率先用Hadoop的模式,再往上我们搭建了大数据平台,解决数据来源,数据调用规则,数据治理。再往上一层我们搭建了月光宝盒的风控平台,除了这些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应用。这些属于体系进化很重要的部分。上周领导到我们行调研,去年江苏银行10月被银监会确认为牵头行,大家共同进化。

包慧:所以蒋总的意思是路径并不重要,关键还是落实。谢谢,有请丁总。

丁晓平:其实这三种模式首先从实验来看,它也是一个逐渐发展的过程,现在是金融科技公司和银行各方面的融合。第二方面,银行在金融科技对业务的支持或者赋能方面,他是多方面的,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技术对银行业务的支持,更多是生态和场景化支持,所以对于南京银行这样的城商行来说,我们在早几年的科技投入方面,比例并不像大型国有银行那么重,这是历史原因。

最近随着金融科技的爆发式增长以及对业务大力的推进作用,所以我们在科技的投入,资源、人力方面、对外合作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步。我们目前在南京银行有三种模式,在有一些业务场景以外包业务为主,业界有一些成熟的产品,同时我们南京银行也牵头成立了一个紫金山星河俱乐部,目前成员行有142家中小银行,总资产加起来正好跟宇宙第一大行的资产可以类比。在城商行里面,我们在新闻联播下面有一个金融科技专委会,大家以合作的方式,我们也有一个运营基金,其中通过基金的模式,大家在业务和科技方面都有一些合作,以及一些共建的生态机制。

另外我想补充两点,第一,金融科技公司或者互联网金融公司和银行金融企业的合作,现在已经不仅仅是项目、科技、平台的建设,实际上做了一个深度的战略合作。比如我们和BATJ四家公司,不仅仅在科技和平台上面合作,同时也有互联网业务的深度合作,大家已经是深度融合。

第二,其实在最近这两年,整个金融科技的创新,比如说在大数据的应用方面,实际上有很多新的尝试性和创新性项目和业务拓展,如果采用传统的项目和外包形式,显然已经不合适了。因为在这样一个课题和研究开始之初,实际上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更多是一种探索或者创新的研究,所以对于这种创新性质的项目和课题,可能更加适合采用研发基金或者共创探索联合实验室的形式,所以这是金融科技对于银行业和金融赋能的一种新模式。

包慧:银行已经进入了3.0阶段,不简单是外包的模式。接下来有请范总。

范雨:感谢主持人。我们苏州银行相对比较年轻,成立比较晚,可以向大行学习,避免重蹈一些覆辙。在金融科技有几个方面,第一是回归本源,监管和银行业都在说回归本源,但是都是技术层面。我认为对于一些大型平台和应用系统,基本可以和别人合作,比如说我们要假设分布式的虚拟云,不要说我们这么小的银行,大行都做不了,只能和顶级的互联网公司进行合作,这一块没有必要自己操心。利用他们金融的科技能力,来给我们赋能,我们在上面进行创造。我知道南京银行和我们,去年都引入了阿里整个云架构部署了这样的一个云系统。为我们去年以及今年业务量的快速增长,提供了相当大的保障。

包慧:所以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学习是吗?

范雨:一定是这样。第二,对于我们来说,我们不大,利润也有压力,所以第二个就是多快好省,怎么能够把别人比较好的科技能力,能够以更快的时间,更节省的成本,提供更好的服务,我们自己使用,如果可以达到这几个目的,就能够赶上潮流,说不定还有弯道超车的机会。

第三,刚刚蒋总提到了,核心要在手,有一些能力必须要有。比如南京银行的网贷做得非常好,这一块我们做的时候,这个系统一开始就要掌握在我们手里。类似这样的东西,经常需要用的,需要打磨、优化,包括大数据实时决策引擎,这些系统银行必须要有自己的能力和专注的能力,才能够取得竞争的优势。我大概从这三方面来说,哪些方面必须要合作,有一些东西必须核心在自己手里。

包慧:谢谢范总。总结下来,大银行更倾向于成立自己的金融科技子公司,花大力气去投入,中小银行还是以更为经济、实惠,在不必要的非核心的系统环节可以外包出去。接下来我要问一下唯一一位金融科技独角兽,同盾科技的李总,今天四家银行是您的客户吗?

李伟东:都是。

包慧:待会儿可以请客户点评一下,您认为同盾的优势在哪里?

李伟东:同盾独特的优势可以从几个方面来讲:

第一,定位。我们成立初期的时候定位就非常清楚,是一个独立的第三方,我们定位为行业智能金融解决方案的提供商,我是比较纯粹的,这种纯粹性令我不碰资产端,不碰资金端。这种定位更容易让我在科技部分发挥工匠精神,这是第一点。

第二,丰富的行业服务经验。目前同盾虽然成立不满五周年,11月份才满五周年。但是我们现在服务的企业已经超过一万家,大概有五千家的金融机构,可以毫不夸张的讲在新金融、互联网金融这一块,我们一直处于行业的领先地位。另外五千家非金融机构,我们覆盖了电商、O2O、游戏、直播。这些客户都和我们同盾系统API实时对接,这个对接令我形成了同盾自有的独特生态数据圈。目前同盾覆盖人群达到6个亿,信贷服务人群超过4.5亿,这是我丰富的行业经验。

从这个角度来讲,我可以比较自信的讲,在大数据领域我们可以解决信息孤岛的问题。我通过这样一个生态构建体系,我们独特的优势是可以解决数据孤岛,或者我已经很大程度解决了数据孤岛的问题。坦率说,算法不会有太大的壁垒,但是数据秒杀算法。金融科技是数据驱动的创新,科技是基础,技术只是手段,最终都是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第二个是我丰富的行业经验。

第三,人才,同盾科技虽然成立不满五周年,但是员工人数已经接近一千人,超过80%属于技术、数据、算法的专家。今天杨涛主任也讲到怎么衡量?金融科技要看技术、数据专家占比是多少,我们超过80%。我们有来自平安银行,有来自银联,国际方案提供商的高端人才,我们也有来自于顶级科技公司的人才,同时我们可以更好的提供解决方案,我们有来自安永、普华永道、德勤这些咨询公司背景的人士。

第四,技术。技术是一个手段,我们现在已经拥有11项在风控和反欺诈场景的技术专利,我们结合大数据、人工智能,我们已经发展三大方面,泛安全、信贷科技、人工智能,这些产品我们都会充分和银行金融机构场景结合,结合大数据的采集、建模、分析和应用等手段,利用技术学习为核心的智能风控水平,从多个场次和纬度对客户的风险解读,为金融机构提供在准确度,提升效率降低成本里面一个定制化的风险解决方案,拓宽整个金融机构服务的边界。

我们的独特优势可以围绕这四个方面来讲,我就先讲到这里,因为时间关系,我就不展开了。

包慧:谢谢。技术的进步也会带来一些新的风险,比如智能投顾系统,金融机构如果采用类似的智能化的投顾系统,如何避免这种风险指标和交易策略相似导致在市场中更多投买投卖,加剧市场波动的现象。史总,我知道咱们有一个智能投顾产品,我们怎么样规避这方面的问题?

史红新:我来自信用卡中心,关于风险管控这一部分,其实更多是产品和风险管控这方面怎么结合的问题。前面几位也谈到自己在这方面的研发,其实信用卡中心相对来说业务特点可能跟业务的吻合度更高,但回过头来说,信用卡有一个特点,他是一个数据密集化的行业,怎么挖掘这些企业和数据,尤其在风险管理策略上,在制定上能够促进业务发展,又能够保证资产安全的这样一种体系或者相对的策略,其实跟金融科技也罢,或者数据管理也罢,有着密切的关联。

比如我们在信用卡中心,我们有一个专门的独立团队,将近二百人的大数据团队,他们坚持做一件什么事情呢?对底层数据进行不断的分析和挖掘,和业务团队、风险管理团队紧密结合在一起。针对风险管理的任何策略,我们有一个决策委员会,可以使金融科技和业务的管理双向并行,形成互生互长的机制。

包慧:请您介绍一下江苏银行的摩羯智投。

蒋建明:国外市场曾经出现过这种情况,在某些特定的场景,出现了同向叠加,国内银行要用智能投顾来讲,其实这个智能投顾的概念还是比较大的。每家行的理念定位不一样,策略也可能不一样,所以出现同向性或者类似于方案一模一样的概率不高。所以具体的智能投顾效果也会参差不齐,不会说出现一种量化程序的交易向某一块集中叠加,爆发这种情况,概率比较低。江苏银行为什么要使用智能投顾呢?我们认为数字化时代往人工智能转的过程中,跟大数据治理部的老总讨论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话:“数字会替代专家,智能会超越专家。”进入这一段,运用得好,凭我们专家决策多厉害,所以我们要往这上面转。

在招商推出摩羯智投以后,我们就推出了Alpha智投,原则主要在基金单一市场试,现在扩大到保险市场,后面可能还会把融资结合进去,所以智能投顾的内涵和外延也在不断扩大。5月底我们基金市场的产品还不错,达到年化收益率7%,回撤率1.5%左右的水平。最后我要说其实银行在这个方向一定要试,但是这个过程当中肯定也是很坎坷,这一条路必走,但是也不容易。

包慧:谢谢蒋总。今年有一个词很流行,赋能,我个人不太喜欢赋能。因为我感觉第一,它很单向,并没有双向的体现。另外赋能有一种赐予的意味在里面。所以我想讨论今年银行和互联网的大佬强强联手,刚刚各位都提到,这种合作以前是水火不容,颠覆与被颠覆,还是真正凤凰涅盘的重生之旅。我想问一下南京银行,跟蚂蚁金服合作当中,我们已经有十家同业银行的客户,蚂蚁到底给我们带来一些什么,坦白说在合作过程当中有没有一些什么问题?

丁晓平:好的。我先说说南京银行的合作,我前几天也去蚂蚁金服的总部拜访,最近跟他们也有一些深度的交流。在去年南京银行建立了这样一个分布式的基于云的这样一个互联网金融平台建成之后,我们考虑如何跟以阿里和蚂蚁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做进一步深度的合作。首先,由于大的背景,由于互联网公司前几年的发力,在线上业务急剧发展,对银行业造成了冲击,这样的故事非常大。

时代一直在变,互联网金融公司的定位是科技金融还是金融科技,也在一定的时间点内有侧重的变化。第二,商业银行传统的核心竞争力从来没有小过,只是商业银行因为它的规范,外部监管环境,支持风险偏好来说,转型步伐和速度自身做了一些控制,这是主要原因。

时至今日,这种强监管的环境下面,无论是宏观的环境还是监管层,对于金融风险的把控,实际上有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力度。反过来这种情况也许咱们传统的银行业金融机构或者传统的金融机构在这一块可能会更加适应,因为他一路就是这样走过来的,是一个乖孩子。反过来看互联网金融公司遇到了一系列的问题。所以在合作过程当中,我们2017年我们和蚂蚁、阿里同时合作,他们在战略上输出整个分布式计算大数据和互联网的能力。刚刚提到南京银行有一个星河联盟,以南京银行为代表的商业银行,它的整个互联网业务也是蓬勃发展。所以我们当时的背景是说一天要开十万到二十万的消费贷款业务,一个月的峰值要一千万的业务。用传统的集中式业务存在一定的挑战,在这种情况下,蚂蚁和阿里愿意在平台层的架构提供支持,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一拍即合,去年搭建平台非常顺利,整个项目做了不到半年时间,在去年10月份就投产了。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和互联网金融公司除了系统建设之外,我们在业务上也有了这样一个互补的定位,刚刚同盾公司的定位我觉得非常清晰,李总团队也到我们这里谈过一个定位。作为阿里系,包括BATJ互联网公司,他们的定位也发生了一些调整。他在整个互联网金融这一个业务链上,充当了客户引流和客户体验以及消费场景的角色。银行自身的强项提供资金、风控模型,提供业务流程的管理,包括会计核算制度,这是银行的强项。

今年我们看到蚂蚁金服刘总也明确的传达了一个信号,他们以金融科技为主,也就是说他们用科技赋能商业银行,银行也会提供客户、资金、风控模型、业务流程,达到一个互补的机制,这也符合互联网开放、包容、共建生态的宗旨。

包慧:所以也不是单向的赋能,是咱们各有优势,互补共生,融合发展。接下来请问一下史总,中信信用卡和百度、小米都发了联名信用卡,和互联网巨头合作过程当中,我们有没有踩过哪些坑?

史红新:互联网快速发展的时候,前几年中信和其他传统银行都面临着同样的挑战,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的时候,到底是形成壁垒还是形成生态共赢的态度?经过不断的反思和探索,最后我们的信用卡中心的定位是拥抱互联网的变化,形成生态组织。

所以中信信用卡中心是最早和互联网公司合作的中心,在这个过程当中,在产品上我们可以看到一些联名卡的开发,更多的是大家各自有各自的特点。比如像京东,BAT,他们更多有客户的流量,但在金融环境中,针对客户的理解和场景,以及风险管控的能力,我们有我们的独到优势。在这种情况下,更多是双向怎么紧密结合在一起。大家表面上看到的是我们通过一种产品的定制实现,其实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更多是对信用卡中心形成了客户的引流,但回过头对BAT和京东这样的电商公司,我们也会反过来形成场景定制独有的东西。

具体说踩过的坑,可能在前期探索的过程中,我会按照原来对客户的理解设计相应的模型,或者找我们的目标客群。但互联网的确有自己的特点,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不断调整自己的策略,无论是从风险策略、获客策略、产品设计策略等等,我们都会满足互联网的态势,迅速做调整。所以我们能够把互联网基于这个形式下客户具有的特点是什么,它的属性是什么它?需要什么样的产品特点满足,它的风险特点是什么?所以我们从获客策略、经营策略,风险管控策略等等,都会形成一套独有的体系。我们在双向上都会形成比较紧密的合作,形成互相共赢的生态形式。

包慧:谢谢史总,接下来请教一下范总。我知道苏州银行也是和蚂蚁、小米金服合作。咱们和巨头合作本质是不是花钱从他们这里买流量?

范雨:我们的起点银行去年刚刚建起来,当着蒋总的面,我也不敢说这是好的,就谈谈我们的心得体会。我们和互联网巨头合作,回到我们前面那一句话,回归本源有两点:

第一,得益于现在监管的政策,各种文件,以及监管的导向,都是各自干各自的事,互联网公司应该做什么,银行应该做什么,说得难听一点,我们现在和他们合作,首先是监管大力的倡导,否则他们不会把好的用户吐出来。

第二,因为意识到这一点,这些互联网公司纷纷说我回归本源了,我以前是运动员、裁判员都要做,我现在只做平台,不叫Fin Tech了,我叫Tech Fin,无论是阿里还是京东,我就是搭平台,为你们做赋能。

得益于这两件事,银行在这两年能够把我们的优势发挥出来,我们有账户的优势、支付的优势,风险的优势。我们也是通过跟这些互联网公司合作开展一些业务以后,真正核心的东西还是要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我们需要互相学习,互相弥补,互相把生态建立。而且这样的生态,也是监管非常愿意看到的。

包慧:杨总必须说一下两千万用户是怎么练成的?

蒋建明:应该超过三千万了。回到大趋势,大格局方向来讲,刚刚几位嘉宾说得很有共鸣,银行业的金融科技,银行一定是慢热型的,银行是持牌机构,外部性太强了,它有一整套的监管指标,包括银行的管理要求。所以他不会走激进的路线,一定是稳中求进,所以总体一定是慢热型的。但是因为银行有足够大的规模,足够大的资金,足够多的钱,最后银行慢热以后一定是厉害的。

第二,银行一定是自主的,今天同盾的老总也在,我们当时有合作,我们卡部要引进他们的数据,风险部原来谈得很开心,后来谈崩了,卡中心求助我一起和风险部做工作,最后达成妥协。讲一个细微点,为什么风险点引进他的时候会谈崩,因为风险部开价高,希望拿元数据,但是这是他们的命根子,怎么会给我们?我们跟金融科技公司的关系,自主在哪里?我们在某些场景的某些网贷上面,他要客户画像,整个的人体拼图,缺一块。同盾拼过的那一块几家公司里面同盾是更好的,我们和卡中心认为这个东西性价比是可以的,还是这一块拼图要拿过来。

但是我们江苏银行整合了国内四十几家数据源,有内延性的,有外延性的,有免费的,官方的,也有市场化的。作为我们来讲,这里头是自主可控的。但同盾也很厉害,他是独角兽,全国这么多银行缺他的数据拼图就会次一点,所以他有他的价值,是这种自主可控模式。

反过来不要说我们银行自己,我跟ABTJ搞金融的人员都有对接,他们前期监管没有正本清源的时候,凭一个小贷公司可以从几十亿做到几千亿,他做了这么多,直接资产证券化走通的时候,给我们银行年化只有五点几,我们银行变成拿牌照的打工仔。为什么?如果按照这种情景,银行说活该。金融科技公司,这些大佬确实算法、数据和模型的能力,大规模的运作下来不良率确实低,他和你的合作,银行不要用你的算法模型,我全部算好,你只要出资金就行了。银行就沦为纯资金的供应方,不要说银行丧权辱国,从银监会的监管角度来说都不能容忍,银行这样持续下去,银行就是一个有牌照的废物。所以金融科技肯定会导致银行体系两极分化,该死的就要死,活下来的,慢热以后马拉松肯定会跑上去。自主可控,一定是强大的,我就这两个观点。

包慧:接下来请教一下同盾的李总,您刚刚说数据秒杀一切算法。在金融公司还有一个词非常流行,模型,好像模型是一个框,什么都能够往里面装。同盾是以智能风控起家的,您能不能和我们探讨一下这个问题。

李伟东:首先谢谢蒋总。今天这个会议如果讲模型讲得很专业会很枯燥。我的观点,以前商业银行用的是比较传统的逻辑回归,引用逻辑回归的建模方法,用评分卡,那个时候其实互联网也好,智能手机也好,移动支付也好,发展很快。在那个时候银行的业务都是基于线下的,用这种逻辑回归、评分卡的方式其实还是可以的。

但随着互联网特别是智能手机、移动支付的发展,人们的消费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体验上的要求也要很极致,这个时候模型也开始迭代,出现机器学习,无监督、半监督。这种在现在的阶段来讲,同盾我们自己风控的核心,智能风控是以机器学习为核心。这跟目前现在整个场景,整个消费者所要求的体验来讲是匹配的。如果再要讲的话就是很枯燥,很专业的,我先讲一下这个。

包慧:谢谢李总。由于时间关系,从史总开始,每人用一句话总结一下我们银行对于智能银行破局的预判。

史红新:我们未来的信用卡中心重新给的定位还是希望科技驱动业务发展,所以无论从人员结构上,文化上,包括我们最近建立的,和业务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开发者平台,都更多希望能够科技引领业务,科技带动业务,形成根本性的本质发展。

蒋建明:江苏银行是致力于打造最具互联网基因的银行,实现基因重组,智慧化是必须的。

丁晓平:我觉得智慧化、数字化转型不是银行本身的特点,实际上是整个时代的发展趋势。银行业金融机构作为这个世界生态不可或缺和有机的经济、社会的润滑剂,一样可以拥抱这样的生态。有一句话叫数连万物,智在融合。作为银行,一定会融入这个数字化时代。

范雨:因为我们的数字银行总部是独立的总部,人、财、物都独立。我们主要有三点:

第一,科技引领。

第二,专业专注。

第三,风控有效。

做到这三点,我们争取能够打造出价值与利润进行共赢的数字银行。

李伟东:我们去年率先提出了IaaS的服务,智能分析即服务,我们希望可以和银行、其他的金融科技公司一起致力于普惠金融的落地,回归实体经济,构建整个诚信网络,让诚信生活更加美好,这是我们的梦想。

包慧:谢谢李总。很多人会认为我们作为媒体尤其是记者,是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坏人。当行业发展很好的时候,我们有很多新闻可以写。上海最近爆雷很多,比如说P2P,我们有更多的新闻可以写。但实际上我们不完全是这个样子,这些被骗的投资人,比如说在民间理财,线下这些血本无归的可能是养老钱,可能是血汗钱,也可能是在座每一位父母双亲,亲朋好友、兄弟姐妹,我们也是很痛心,希望有这种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发生。最后我们衷心希望各位持牌的机构能够加油,继续猛干、快干,把市场抢占过来,良币驱逐劣币。今天圆桌一到此结束,谢谢。



关于『2018中国金融科技发展论坛』

在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的大力支持下,《21世纪经济报道》2018年再度重磅推出“中国金融科技发展论坛”及其系列活动,包括2018中国金融科技发展论坛、金融科技精英30人访谈、论坛主旨报告《科技赋能、规范融合——2018中国金融科技发展地图》、2018中国金融科技『金领航奖』评选等。2018中国金融科技发展论坛,6月30日在上海浦东喜来登由由大酒店举行,今年论坛的主题是“金融科技3.0:科技赋能规范融合”,论坛主旨报告《科技赋能、规范融合——2018中国金融科技发展地图》同时发布,全方位解读中国金融科技发展现状。

阅读报告摘要、获取报告完整版下载地址,请访问论坛官网http://www.21market.net/zhuanti/2018_jrkjlt/

活动咨询:张女士  010-59540809  zhangxy@21jingji.com  

媒体咨询:伍女士  020-83003563  wuxq@21jingji.com

长按/扫描二维码,进入论坛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