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活动进程
活动进程

【长沙站】长沙饮用水水质调查: 湘江水质不容乐观 二次供水隐患待除

来源: 发布时间:2014-07-31


长沙第三、八自来水厂取水口


  本报记者 陆宇 长沙报道
   7月的湘江,一条缓缓北流的泥汤,泥汤之上漂浮着不计其数的垃圾,在长沙市北部的岳麓大桥沿岸,江水逐渐粘稠,沿岸的垃圾多到难以分辨其下是陆地还是水面。
   这里是长沙城区市民赖以生存的饮用水水源地之一。长沙市第四自来水厂伸出的管道延伸至岳麓大桥附近的江心,每天抽取数十万吨江水,用以生产自来水。
   湘江干流是长沙的母亲河,同时是城区最重要的饮用水水源地,江水自北向南穿长沙城而过,最终汇入洞庭湖,城区近九成自来水由湘江水转化而来;自2010年开始,长沙市区开辟第二水源地,城区东北80公里的株树桥水库每天可补充水量65万吨。
   在城区之外,长沙市下辖浏阳市、长沙县、宁乡县三个县级城镇,饮用水源来自湘江支流浏阳河、捞刀河、沩水(一江三河)及数十个水库,除宁乡县两处地下水源外,其余均为河道、水库型地表水。
   长期的监测结果显示,长沙市饮用水水源地“一江三河”的水质不容乐观。
   以2014年4月“长沙市水资源质量状况通报”的数据为例,在当月监测的22个饮用水水源断面中,6个断面水质为2类,13个3类,2个4类,1个5类。其中,浏阳河口水质最差,4月、3月水质分别属于5类、劣5类;捞刀河口4月、3月水质分别为4类和5类,主要污染物为氨氮、总磷。5类水主要适用于农业用水区及一般景观要求水域,劣5类则比5类水更差。
   上述水质数据由长沙市水环境监测中心依据《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采用单因子法评价,但未评价粪大肠菌群。
   《2012年长沙水资源公报》的数据与上述基本吻合,一江三河水质2类水河长占比仅为28.7%,3类57.7%、4类10.6%、5类3%。
   根据长沙市水务局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供的调研数据,长沙市县级城镇的饮用水水源地存在不安全隐患。
   2012年5月,长沙市水务局、水文水资源勘测局对内发布《长沙市县级城镇水源地保护和安全保障规划》,该规划调研了42个供水人口超过1万人的饮用水水源地,评价为“安全”的水源地22个,“基本安全”17个,“不安全”2个。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综合长沙市水务局、长沙市环保局、长沙市水业集团、环保组织绿色潇湘的采访结果和监测数据以及实地调研发现,长沙城区饮用水水源地湘江干流水质差于其第二水源地株树桥水库,前者水质以3类水为主,不乏4类水,后者为2类水;汇入湘江的浏阳河、捞刀河、沩水三条支流同样以3、4类水为主,个别断面出现2类、5类甚至劣5类水。主要污染物为氨氮、总磷,个别地区检测出挥发酚有毒物质,河床底泥中存在重金属污染,并且水库水质大多没有连续监测。
   由于地处温暖多雨地区,加之境内河流、水库数量众多,与北方城市相比,长沙市饮用水水量充足,“除季节性局部地区和浏阳市工业园区外偶尔缺水外,其余地方水量较为充足。”长沙市水务局水资源管理处尹姓处长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谁是水源地的污染源?
   生活垃圾、110个排污口及工业废水。
   按照长沙市排水设施运行服务中心的计划,2014年7月15日是湘江橘子洲头毛泽东雕像附近排水口修复的截止日期。
   之所以需要修复,是因为在十几天前这里的两个排水口向湘江排出了大量黑色、、臭味、未经处理的污水。环保组织绿色潇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他们最先发现了这一情况。
   排水口位于阜埠河路和潇湘中路交汇路口的湘江段,排口对岸是长沙市第一水厂,其取水管道深入江心,岸边矗立着“一级水源保护区”的石质标识牌。在排污口下游两公里处还是第四水厂的取水口。
   据称,排水时间持续了至少10分钟,一天至少排两次,每次持续二三十分钟。长沙市城区排水设施运行服务中心主任向绿色潇湘戴晓艳、陈履安与谭晓三位工作人员解释:“泵站正在进行改造施工,导致污水直排湘江,7月15日改造完成后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然而,湘江长沙城区段两岸的类似排污口总计有110个,大多未经雨污分流措施,直接排入河中。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长沙水源地“一江三河”的污染源主要来自城市面源生活污染、工业污水排放及生活垃圾的随意丢弃。此外,湘江上游株洲、湘潭工业园区排出的重金属废水也顺江而下直至长沙。
   最为直观的污染是生活垃圾,在浏阳河或湘江岸边行走,即可看到大量垃圾或顺江而下或堆积于沿岸,包括鞋、衣服、塑料泡沫、白沙烟盒、浏阳花炮甚至沙发。
   漂浮的垃圾不知来自何处,但湘江及其支流的110个排水口却在河流两岸依次排开,城市污水排入河中。其中,浏阳河、圭塘河52处;湘江两岸、龙王港、靳江河、捞刀河长沙城区段58处。
   如浏阳河长沙县饮用水源区内设有汤阳桥等5个排污口、捞刀河刘洋饮用水源区设有朱陵排污口等。
   这些排水口出来的水实际上没有经过处理,长沙市水务局水资源管理处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证实:“长沙市的排水管网没有实现雨污分流。”
   长沙市水务局提供的资料显示,该市经过处理的污水每天最多只有128万吨,这个数字是长沙八座污水处理厂设计能力的总和,截至目前,仍有一座污水处理厂尚未投入运行。
   自2013年开始,长沙市启动了110处排水口截污改造和污水处理厂提标改造工程,预计今年10月完成,开展两项改造工程的原因之一是提升排水水质,而直接动力则是长沙湘江航电枢纽工程。
   但绿色潇湘质疑,该工程将导致湘江水质进一步恶化。已于2012年蓄水的长沙湘江航电枢纽工程实则将湘江变成了一座水库,形成6.75亿立方米库容,水流变缓、污染物扩散难度增大。湘江水位将由此前的24米升至29米。
   据长沙市水务局水资源管理处负责人称,该工程的初衷主要是保证充足供水量,但他同时坦承,不清楚航电枢纽建设后对水质的影响。据悉,目前在长沙市官方文件中已将湘江干流长沙段的称呼改成了库区,但河流型水源地保护区标准是否相应改为水库标准不得而知。
   对长沙市饮用水源地影响较大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来自湘江上游和支流的农业、工业区。
   长沙市水务局的调研结果显示,长沙部分县级镇“水源地挥发酚超标,主要原因是保护区内设有排污口,包括工业、生活及规模畜禽养殖等电源污染,以及农田土壤的侵蚀、化肥农药污染,此外还包括污水灌溉和水体人工养殖造成的污染”。
   存在水质漏监问题
   监测点覆盖不完全。
   除110处排污口截污改造及污水处理厂提标改造外,围绕饮用水安全问题,多年来长沙市政府陆续出台了《长沙市水功能区划》、《长沙市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实施方案》。
   上述两份宏观性文件首次划定了长沙市集中式饮用水源保护区范围,并在湘江等饮用水水源地设立水质监测点16个,由国家城市供水水质监测网长沙监测站提供数据并进行统计分析。同时确定了水资源开发利用控制、用水效率控制、水功能区限制纳污三条红线指标,提出到 2015年饮用水水源地水质达标率达到98%以上。
   针对长沙市城区水源地湘江干流和株树桥水库,长沙市还相继发布了《湘江长沙段饮用水水源保护条例》和《长沙市株树桥水库饮用水水源保护条例》。
   由于湘江流经多个城市,据尹姓处长介绍,湖南省牵头成立“湘江保护协调委员会”,由湖南省水利厅主管,并成立“湘江重金属治理委员会”,由湖南省环保厅负责。
   然而,长沙市饮用水源地的保护仍然存在改进提升的空间,如湘江及支流水面上的海量垃圾。
   长沙市水源地水质监测制度虽已建立,但存在部分监测结果不公开和监测点覆盖不完全的软肋。
   目前,与饮用水相关的自来水厂出厂水质、管网水质按月公开,但水源地水质信息的公布难尽人意。据悉,由长沙市水环境监测中心定期发布的“长沙市水资源质量状况通报”并未对外公开,只作为“内部资料”每月印发至相关部门。公众对水源地水质信息无法定期知晓。
   更为严重的是,限于人力、财力制约,长沙市水源地水质监测存在漏监。
   “一些以水库型水源地没有实现连续监测,一般只有在水质普查的时候才可知道水质信息。”长沙市水资源管理处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证实:“水文部门的人力、财力有限,自动监测设备及后期运行维护费用暂没有完全落实。”该负责人称,今后将考虑增加监测断面。
   二次供水或成水质最大隐患
   水质由卫生部门监测但尚未对外公开。
   长沙市城区和县级城镇的主要自来水厂共有10多座,最大的供水企业长沙水业集团负责建设运营第一、二、三、四、五、八自来水厂、望城水厂及廖家祠堂水厂,除第五水厂水源来自株树桥水库外,其余自来水厂原水取自湘江干流,设计供水能力225万吨/日,位列省会城市第三位。
   七座自来水厂沿湘江干流穿城而过依次排开,第二、四自来水厂采用更加先进的深度处理工艺,其余自来水厂则沿用常规处理工艺。
   常规处理工艺的流程为取水、混凝、沉淀、过滤、消毒、送水。率先在第二和第四水厂开展的深度处理工艺则在此基础上增加了活性炭吸附和臭氧消毒等环节,据介绍,两厂出厂水质均达到欧盟标准。
   与株树桥水库相比,湘江水质较差,长沙水业将在今后几年内完成第一、三、八水厂提质改造,增加预处理以及深度处理等工艺。长沙水业供水公司生产技术部朱莹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氧化、吸附、降解,深度处理可以减少常规工艺无法消除的部分重金属和有机物,但需要增加初始投资和运行费用。”在“长沙市城镇供水规范化管理情况汇报”中,长沙水业写道:“水厂提质改造迫在眉睫。”
   为确保供水水质,长沙水业建立了水质三级检测制度,包括水厂专职检验室、水厂化验室和国家城市供水水质监测网长沙监测站,承担各水厂原水、出厂水、管网水的水质检测任务,其中,原水水质信息不对外发布;出厂水106项指标半年公布一次;出厂水42项指标和管网水质检测结果每月公布,发布载体为长沙水业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出厂水、管网水质,未发现超标数值。
   自来水从水厂出来将进入管网,管网建设及运营同样由长沙水业负责,长沙水业提供的资料显示,截至2013年底,长沙城市供水管网总长2125.4公里,覆盖区域250平方公里,但长沙市望城区管网属独立运行,湘江河东、河西管网尚未连通。
   管网的材质及使用年限是决定水质的重要因素,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长沙市管网大部分运行良好,但由于道路修建和部分路段狭窄人流过多的原因,也存在管网更换不及时和管网水质监测自动化程度低的现状。
   据长沙水业供水公司管网副部长周勇华介绍,从1999年开始,长沙市DN100及以上管网全部采用球墨铸铁,但由于历史原因也存在1%左右的其他材质管网。“在水压较大时,水泥管会脱落杂物,灰口铸铁管则容易生锈。”周勇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超期服役的管网基本不存在。”据悉,长沙韶山南路石马村石马路,由于交通流量大、人流密集,供水管网更换不够及时。
   而在管网水质监测环节,长沙市的自动监测点较少,长沙水业水质管理部部长谢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总计102个管网水质监测点中,目前只有三个自动监测点。”
   自来水流经管网后将进入建筑物或者二次供水设施,最终才能流入千家万户,长沙市二次供水设施或许是影响水质的最重要因素。
   二次供水设施包括管网、加压设备、储水池等,影响水质的设施在管网和储水池环节。长沙水业水质管理部部长谢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唯独对二次供水水质心存顾忌。”
   此前,长沙水业的管理边界到市政管网截止,二次供水设施一般由开发商建设,管理则分为业主、物业、单位等不同主体。
“开发商使用的管网材质参差不齐,三五年后就可能出现问题,”长沙二次供水建设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李群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一些小区的储水池长年累月不清洗。”据她统计,市长信箱投诉中,有近80%涉及二次供水,但供水公司不具有二次供水设施的产权和管理权限。而二次供水水质由卫生部门监测,但尚未对外公开。

  “净泽计划”是21世纪经济报道联合浩泽净水,在中国社科院的指导下,对全国重点地区饮用水水质的调研行动。调研全国二十个重点城市的水质情况,并撰写一份对公众安全饮水具有指导意义和实用价值的报告。

  调研项目将形成一个综合饮用水环境研究、治理建议、饮用水信息披露与公众饮水安全指导的系统平台,为政府部门决策、学术界研究等提供数据与建议,为公众提供安全饮水指导,推动我国饮用水安全与质量的提升。(编辑 王世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