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全国主要城市调研—长江源调研回顾>>文字新闻
文字新闻

中国环保 长江源 水生态

来源: 发布时间:2014-07-22

  长江源地区的水生态是脆弱的,一片随意丢弃的垃圾就可能产生恶劣的影响。志愿者们正在用自己的力量减少工业文明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绿色江河志愿者刘希丹展示一个用于回收废纸的垃圾箱


  通常,垃圾在这里会被分为五类:一般塑料垃圾、玻璃、易拉罐、塑料瓶和纸质垃圾。26岁的她来自兰州,今年已四度来到保护站,角色是一名负责宣传工作的管理员。



  “送来的垃圾会统一换算成矿泉水瓶(如:1个5L的食用油瓶=3个矿泉水瓶),然后按一个一毛钱计算出总金额。志愿者带牧民去商店,让他们挑自己需要的物品,由保护站来结帐。”刘希丹说。在项目实施初期,志愿者们向牧民和居民开展垃圾危害的教育和培训,发放手册,宣传“垃圾换物品”的奖励性机制。


  回收的垃圾由志愿者进行分类、打包。


  保护站对游客开放,进行环保宣传,动员自驾车游客带走一袋垃圾至格尔木指定处置点。对于带走垃圾的自驾车,“绿色江河”将发布微博表示感谢,并在其车身上张贴“带走一袋垃圾,呵护长江水源”的车贴,鼓励更多的车辆加入清洁长江源的行列中。
   在杨欣看来,垃圾的运输不成问题。由于进藏物资多是单向运输,因此有大量空返车辆经过唐古拉山镇。而驻扎在镇上的部队,从军民共建出发,也表示随时可以提供车辆。



    保护站的管理人员和志愿者们正在为次日开始的
 一项科学考察活动做准备,将物资装上卡车。


  其中包括:搭建营地与开展研究的设备,水上交通工具动力船、皮划艇,以及为期15天给养。由于交通不便,若非身体健康和其它紧急原因,志愿者不得中途撤出。



  由动物学家、植物学家、人类学者组成的一支科学考察队伍在保护站前留影。


  他们将顺江而下,对通天河烟瘴挂峡谷(长江第一个峡谷)一带的生物多样性进行调查。该地区是长江干流野生动物种群数量最多的峡谷,雪豹、白唇鹿、野牦牛、藏羚羊、藏野驴、岩羊、棕熊分布其间,并以熊多而著称。
   这一名为“烟瘴挂寻踪”的项目,由绿色江河、青海省三江源生态环境保护协会和措池村社区共管委员会于今年5月1日联合启动。计划花三年时间,完成相关调查报告,在科学数据、文字、图片、影像基础上,借助多方力量,为当地牧民寻求一条可持续的发展途径,使烟瘴挂峡谷得到永续的保护。



  54岁、来自深圳的资深志愿者邹卓钢在车队前留影。


  在这次科学考察中,他将担任向导、司机和勤务人员的角色,带领一支人类学者小分队,前往通天河一带开展工作。
   现职为深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口岸大队中队长的他,从2004年6月开始加入“绿色江河”志愿者队伍。“当时是保护藏羚羊过马路的红绿灯计划,正好我是交警,他们觉得挺合适。”邹卓钢说,此后他每年都来。邹的另一项优势是18年外事工作经验造就的英语能力,除了帮助翻译资料,他还曾代表绿色江河到韩国参加亚洲河流治理的论坛。
  “这是有深度的,另类的事情。这帮朋友,是一个非常纯粹的圈子。”邹卓钢说,在做点有益于社会的事情的同时,这里项目和人群对他也充满吸引力。而她的女儿(现为中学英文老师)在上大学时就受到父亲的影响,于2006年成为绿色江河的一名志愿者。

知名藏族高原病专家、前青海格尔木人民医院主任医师寒梅
 (藏名:直扎?洛阳卓玛)在沱沱河边留影。


  1999年开始接触绿色江河,2002年正式成为志愿者,担任医疗保障、藏语翻译和田野调查者角色。“个人都应该有点意识和责任。”现年63岁的寒梅说,同学杰桑?索南达杰为保护可可西里环境而被盗猎分子枪杀的事件(1994年)让她更加坚定地走上这条路。另外,绿色江河会长杨欣的人格魅力也是一个因素。
  “我刚从西藏阿里转山回来,整个深山里,原来特别美的河沟里全都是现代化的垃圾”,寒格感叹单靠他们力量太薄弱,呼吁政府和大家一起重视青藏高原的垃圾处理问题。寒梅说,现有每月8000元的退休工资以足够她生活。如果不是对环境保护感兴趣,她还可以选择回去做医师,“退休后,很多小医院、诊所想聘用我,一个月有6000元。”



 唐古拉山镇镇政府驻地,临公路而开的饭店和蔬果超市。


  这里离格尔木市区427公里,距拉萨市区708公里,是青藏公路最重要的中继站之一。



一家饭店桌面上摆放的一次性塑料杯。


  随着青藏铁路的通车和中国城镇化的快速推进,大量的工业产品垃圾入侵并威胁到生态环境已经极为脆弱的长江源区。牧民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也发生变化。“过去,吃着牛羊肉,烧着牛粪,甚至盖的是牛毛的帐篷,鞋坏了扔了被狗吃。”杨欣说,虽然也有军队、居民和司机留下的食品罐头盒,但从前的垃圾量很少。



 一位环卫工人翻动着正在焚烧的垃圾。


  “一般三五天要烧一次”,他说。同时也抱怨待遇差,月收入只有一千元,“今年的夏装和去年的冬装也没有发”。面积4.7万平方公里唐古拉山镇,仅有两名专职的环卫工人。
  这种对混合废弃物直接点燃的垃圾处理方式会带来环境污染和健康风险。包括危险物质如重金属和氯化有机化学制品(塑料包装)在燃烧中,会产生的新的化学物质(如:二恶英),随着烟气、飞灰和其他的残余物再次进入环境中。这些化学物质大多数是具有持久性(在环境中很难被分解),生物聚集性(在活的有机体的组织中积累)和毒性。对人类呼吸系统产生不良影响,导致内分泌失调,甚至致癌。



前往拉萨的骑行者。
  每年暑假,来自全国各地的骑行者(主要为大学生群体)数量突增。
  他们当中不少人会将难以降解的垃圾打包,到达体整站点后再丢弃。


一位藏传佛教信徒在路边喘息。


以磕长头(三步一磕)方式前往拉萨朝拜,通常需要历时2年以上。
磕长头被认为是消除自身孽障和健身的一种方式。
朝拜者的家人会跟随他们,以提供补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