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全国主要城市调研—上海站调研回顾>>文字新闻
文字新闻

净泽计划上海站札记

来源: 发布时间:2014-07-01

  6月26日,我们几位媒体了解机会,另一方面认识了有趣的同行和专家,听到了很多关于人与生态关系的新知识和新想法。
   这天我对上海水源地的总体印象还是良好的,我们在黄浦江段起点,自来水厂取水口上游松浦大桥,大泖港河口,淀山湖段起点,淀山湖北端千灯浦桥,淀山湖北半岛千墩桥和淀山湖东端东方绿洲七个地方分别采集了水样做测试人、NGO志愿者和高校专家由北京乐水行专家张俊峰带队,乘着面包车进行了为期一天整的上海水源地考察。
   虽然天公不作美,雨量由小转大,在下午有部分时段都是瓢泼大雨,沿途还经常遇到路墩挡道,害得我们绕了很多远路,错过了好几个取水点。但整个一天我还是很开心的,收获很大,一方面对上海水源地有了一个难得。即使目前还不知道水质的具体数据,但是大家一致认为污染应该不是很严重,至少应该比去年要好很多。
   早上九点我们从上海体育馆附近出发,车子沿着黄浦江一路往江的上游行驶。在经过闵行区的焦化厂的时候,我们都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臭鸡蛋味,这让我们感到非常的担忧。
   焦化厂位于上海自来水厂取水口的下游,工业废水都直接排进黄浦江最终进入大海。煤化工产生的废气含有大量二氧化硫,二氧化硫会与水反应形成酸雨,直接被吸入人体也会对呼吸道产生刺激,是十分有害的气体。张俊峰谈起过去在内蒙古发生的一起二氧化硫泄漏事故,造成了大量的人畜伤亡,十分可怕。


金属含量超标的主要原因是工业污染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东勤渡附近的黄浦江段起点,我们看到黄浦江上来往着很多的船,有的在运垃圾,有的在运煤炭,有的在运江砂。张俊峰介绍,这些来往船只都会对水质产生影响,不管是他们运送的垃圾等物,船只本身消耗的柴油也会排放尾气污染江水。
   自来水厂就位于黄浦江段起点附近,其中最大的一个取水口从江里取的水会占总取水量的60%-70%,这个数据也是张俊峰介绍的。在黄浦江段起点取水时,张俊峰老师还展示了自己的跑酷技术,翻下围栏,到一般人难以到达的江边取水,令人钦佩。



   在前往原定的第二取水点自来水最大取水口时,我们遇到了第一个路障,结果只能到取水口上游的松浦大桥下取水。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在下几个取水口附近我们也遇到了同样的状况,可见政府对水源地的保护还是很巧妙的,限制了大车对水源地的骚扰。
   在大泖港河口取水后,由于不断被路障阻扰,时间浪费很多,我们只能最终选择跳过大段的黄浦江,直奔淀山湖。我们首先来到了位于淀山湖北端的千灯浦桥,在这里我们看到了淀山湖水面漂浮着一些绿色浮萍,有一户靠水人家,男主人正在小船上打捞浮萍,女主人在湖边的小屋里打湖水洗碗。
   我们向女主人讨了一点她刚用铁桶打上来的水作为测试样品。女主人告诉我们,他们平时不直饮湖水,因为过往的大量船只运送泥沙,造成湖中泥沙含量较大,但是他们会用湖水直接洗碗。
   接着我们沿着顺时针方向前往淀山湖北半岛金湖村的千墩桥,在这取完水后继续向南来到了最后一个取水点东方绿洲。我们在东方绿洲做了短暂的逗留,欣赏美景,合影留念。
   最后在乘车回上海市区的路上,我们听张俊峰老师对今天的考察做的总结,他回忆30年前来上海的时候,那时候上海的水质还是很差的,但是现在水质改善很多。可能这与我们测试的时间段选在汛期也有关系,这个时间段的水质会比枯水期要好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