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最新更新
最新更新

“净泽计划”全国重点地区饮用水水质调查: 北京饮用水水质不均 自备井监管存在空白

来源:21世纪网 发布时间:2014-05-16



   本报记者 陆宇 北京报道

   近日,自来水安全事件在中国频发,公众担忧与日俱增,甚至质疑官方公布数据的真实性。为此,21世纪经济报道联合浩泽净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的学术支持下,开展了名为“净泽计划”的全国重点地区饮用水水质调研行动。

   “净泽计划”针对当前社会关于水环境的信息零散、获取的信息可信度和深度不足、公众无法自我辨别等现状,选取北京、上海、重庆等10个代表性城市,通过实地调研,力图筛选更为准确的水环境现状,提供给公众较为权威和全面的信息。

   调研内容不仅包括水源地,还囊括了水厂、管网、二次供水设施及相关检测机制的现实情况。

   通过调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北京水源地中的地表水水质良好,普遍可达到2类水标准,但潮白河及密云水库周边的农业、旅游污染难以有效控制,水质存在富营养化风险;占比更大的地下水则超标严重,尤其在北京市的东部及南部;河北进京的四座水库及未来南水北调的长江水,总体可达到2类水标准,但仍存在总氮超标的情况。

   北京市个别水厂的处理工艺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其出水水质亦可媲美发达国家,然而,各水厂的处理工艺水平存在差距,从而造成水厂出水水质的差异。

   居民自来水出水水质与发达国家存在差距的主要原因,在于管网及二次供水设施的管理水平。调研显示,一些超龄服役和锈蚀严重的管网尚未更换,部分二次供水设施无人管理。

   就像中国各地的经济差异一样,北京市自来水水质可安全饮用,但水质不均、水质不优。未来需要解决的重点在于管网及二次供水设施的提标改造,自备井的监管也亟待与市政水看齐。

   水源地水质不均

   北京地势西高东低,这一自然条件决定了地下水的水质差异。

   北京居民喝的水中1/3来自地上,2/3抽采地下。

   地表水主要通过潮河、白河汇集至北京东北部的密云、怀柔等水库,西部的官厅水库由于污染严重早在上世纪80年代弃之不用;为缓解京城水资源短缺,河北黄壁庄、黄岗、王快、西大洋四座水库于2008年后陆续供应北京,每年供水2-3亿立方米。预计今年10月,湖北丹江口水库的长江水将每年向北京补水10亿立方米。

   地下水是北京水源的主力军,供水井8万多眼。虽有浅层、深层地下水之分,但用于饮用的水则主要来自地下100米或更深,如北京市自来水集团第三、八水厂均为大型地下水源厂;在自来水集团管辖范围之外则遍布单位自备井,目前日供水量在100-150万吨,如清华大学。

   地表水水质总体良好,密云、怀柔等水库普遍可达到“地表水水质类别”II类,但由于周边农业、旅游等面源污染较难根除,水质呈现富营养化的趋势;来自河北四座水库的外援水除总氮超标外,也可达到II类水质。按照国家标准的解释,II类水主要适用于集中式生活饮用水地表水源地一级保护区等。

   根据北京市水务局2014年3月发布“水质月报”数据,潮河库和白河库上段水质为II类,密云水库、怀柔水库、海子水库、北台上水库等水质均为II类,适合作为饮用水源。

   但河流及水库的水质并非不存在隐患。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白河大峡谷一线存在众多农家乐旅游设施,部分生活污水流入白河,最终进入密云水库等;密云水库周围则农田遍布,记者在田间发现大量农药、化肥包装袋,在水库上涨或下雨时,农药、化肥残留物会溶入密云水库,水库水呈现富营养化趋势。

   另外,河北四座进京水库的水质则不如密云水库。

   长期监测结果表明,河北黄壁庄水库、黄岗水库和王快水库的总氮超过GB3838-2002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Ⅴ类(2.0mg/L),西大洋水库也超过Ⅳ类(1.5mg/L)。并且,四个水库均具有不同程度富营养化,其中黄壁庄水库富营养化严重,2005年9月藻类数量近1000万个/升,岗南水库和西大洋水库均在420万个/升左右,王快水库在200万个/升以下。

   从地表水监测数据来看,北京饮用水水源地水质有所保障,但北京的地下水水质与地表水相比存在差距。

   据北京市自来水集团表述:“从地下水总体情况看,城区个别水源井水质项目超标严重,地下水硬度和硝酸盐呈上升趋势,水质和水量的矛盾日益突出。”

   根据《2012年北京市水资源公报》的数据,浅层地下水(检测177眼井)污染较为严重,大多为3类至5类水,52%监测点水质符合3类水,48%监测点水质符合4-5类水。主要超标指标为总硬度、铁、锰、氟化物、氨氮、硝酸盐氨;深层地下水(检测100眼)水质好于浅层,但也以3类水为主,75%监测点水质符合3类水,25%监测点水质符合4-5类水。主要超标指标为铁、锰、氨氮、氟化物。

   北京地势西高东低,这一自然条件决定了地下水的水质差异。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饮用水安全教研所张晓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北京市东部、南部地下水水质呈恶化趋势,一些自备井水超标严重,目前的解决办法是关停污染严重的井口,那些尚可使用的地下水则用地表水勾兑加以解决。”

   地下水源地是北京市水源保护的软肋,尤其是浅层地下水,由于北京河道大多为排水沟,水质长期为5或劣5类,废水会渗透至浅层地下水,在工程或砂质地层中,越级补给深层地下水。

   北京市水源地水质监测机构呈现九龙治水格局,其中包括北京市环保局、水务局、自来水集团、节约用水办公室及国土资源部。

   2012年北京地表水监测点227个,监测河道104个,湖泊22个,大中型水库18个,年监测频率12次,依据《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采用单一指标评价方法进行评价。而地下水水质监测存在监测历史短、监测点少、监测不及时等问题。

   其中,地下水水质监测中,大多监测不连续,有些监测点只有1年的数据;监测点目前仅有300出头,不能满足监测覆盖范围;监测一年只有两次,分为丰水期、枯水期监测。

   自备井水监管尚待提升

   北京市东部、南部的自备井水污染较为严重。

   从水源地“取水”后,由市政供水公司经过处理后输送到居民家中的水龙头中。

   北京市自来水集团负责北京中心城区(市区),以及门头沟、延庆、密云、怀柔、房山、大兴、通州等郊区县新城的供水业务,供水用户超过307万户;顺义、昌平、平谷和石景山又分别拥有本区域内的水厂,从而形成了目前“五水润京”的格局。

   在市政供水区域外,北京市还存在大量的单位、小区自备井,自采自用。

   在张晓健看来,凡是采用地表水源的水厂,如田村山净水厂、第九水厂等,与国外工艺相差无几,可以保证供水安全。

   据悉,北京市第九水厂、田村山净水厂、门头沟分公司、长辛店分公司、怀柔分公司、檀州自来水有限公司等为地表水源水厂。

   第九水厂是北京最大规模的地表水源水厂,以密云水库、河北水库作为水源,未来将以南水北调水作为主要水源。

   第九水厂的处理工艺代表了北京市乃至全国的最高水平,该厂集中了美国、英国、日本等国及国内厂家的先进技术设备,其原水经混凝、沉淀、过滤等常规处理后,又经活性炭吸附、超滤膜等深度处理,按照北京市自来水集团的表述,其出厂水质优于国家生活饮用水标准。

   目前,膜处理工艺是世界最先进的处理工艺之一,它不仅可以去除水中的杂质、细菌、病毒,而且还可将溶于水中的各种药物阻挡在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考察新加坡再生水厂时发现,新加坡全境范围均采用这种处理工艺,其出水水质可达到纯净水标准。

   地表水源水厂的出水在虽然在北京属于最优质的,但处理工艺却存在不均衡现象。类似第九水厂应用的超滤膜深度处理工艺并非覆盖全部水厂。

   北京地区地下水水源绝大部分属于碳酸盐型水质,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水硬”,容易产生水碱,但其水温恒定、水质澄清,因此,地下水的净化处理工艺一般采用清水池前加氯、清水池后加氨的氯氨消毒后,输送到供水管网中。

   以地下水为水源的水厂包括第三水厂、第四水厂、第八水厂等。

   第三水厂是国内第一座同时具备地下水和地表水处理功能的水厂。除传统工艺外,该厂采用两项水处理新技术:一是高密度沉淀池;二是臭氧、活性炭深度处理技术。并增加了污泥处理工艺。

   北京市地下水水质差异极大,总体呈现西北好、东南差的分布,并且普遍超标严重。

   然而,水厂的处理措施却不尽如人意。

   据悉,受制于总体水资源紧张的现状,北京市并未关闭所有污染物超标的地下水取水井。如2012年仅仅检测的100口深水井中就有25口井的地下水达到4-5类水标准,这些水甚至不能直接接触人体。

   目前,抽取上来的超标严重的地下水只能用水质较好的地表水勾兑,以降低总体超标量,难免让人担忧。

   更为严重的是,游离于市政供水之外的自备井水一直存在诸多安全监管空白。

   自备井范围极广,目前日均供水量达到100-150万吨,在张晓健看来,北京市东部、南部的自备井水污染较为严重。

   调研显示,自备井的监管由北京市疾控中心和北京市节约用水办公室负责,然而,其检测数据及井口分布难以通过公开途径获取,有待向市政统一供水的监管措施看齐。

   市政供水的监测体系则较为完善。

   据悉,北京市出厂水质监测沿用《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2006。自上世纪90年代,北京市自来水集团形成三级水质检测制度,即水质监测中心、水厂化验室、水厂运行班组。对水源水、生产工艺、出厂水和管网水进行连续监测和质量控制。目前,水质监测中心总检测项目已达到184项,高于国家颁布的106项。

   终端水:脆弱的管网及二次供水设施

   北京的管网系统堪称世界上最复杂、最庞大的自来水供给系统。

   为何北京的自来水水质却与发达国家存在差距呢?在张晓健看来,主要原因在于脆弱的管网及二次供水设施。

   经过水厂处理的水进入管网系统,在流经二次供水设施后,进入北京的千家万户。

   北京的管网系统堪称世界上最复杂、最庞大的自来水供给系统。仅北京市自来水集团的管网范围覆盖,即东至通州卫星城,南至亦庄、大兴区西红门、丰台东高地,西至石景山鲁谷,北至北清路、天通苑。

   然而,张晓健认为,管网是北京市自来水水质劣于发达国家的第一个原因。“我们的管网设计和材料存在问题。”张晓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以北京市自来水集团为例,其管网材质总共6种,分别为球墨铸铁管(2768公里)占比38%,灰口铸铁管(2563公里)35%,镀锌管(885公里)12%,钢管(502公里)7%,钢塑复合管(440公里)6%,预应力管(120公里)2%。

   “因为容易锈蚀,以前很多材料现在不让用了。”张晓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例如,镀锌钢管锈蚀厉害,铸铁管原来直径为300毫米以下的不做内防腐,会掉锈,后来文件规定,300毫米以上的要做,后来又规定100毫米以上的都要做。”据查,镀锌管和灰口镀铁管占比达到47%。

   此外,由于管网敷设年代不一,一些仍在使用的管网其实到了退役时期。

   来自北京市自来水集团的数据显示,国内城市供水管设计使用年限一般为50年,目前市区管网平均管龄18.9年,处于相对稳定的运行期。其中,42%(3038公里)管龄处于1-9年,34%(2480公里)管龄10-29年,22%(1600公里)管龄30-49年,2%(160公里)管龄50年以上。这些管龄超越50年和接近50年的管网尚未及时更换。

   二次供水设施是影响终端水质的另一重要原因。

   通常来说,新建楼宇在铺设管网时由于采用新标准、新材料、新技术没有问题。但没有物业、无人管理的老旧小区则另当别论。以二次水箱为例,其正规管理为半年清扫、消毒一次。但目前有些小区没人管。

   责任主体不清晰则是二次供水设施无人顾及的主要原因。

   “这个水箱归谁管?这个水箱不归自来水公司管。卫生部于2001年6月7日颁布了新《生活饮用水卫生规范》,该规范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对水质安全的强调,比如二次供水的问题,安全防护问题等。”张晓健说:“但此前,停水的时候打开水龙头,厕所水箱的存水会不会倒回去。诸如此类的问题,过去要求不是很高。”

   “所以自来水厂出来的水很好,但从家里管道里流出来的水就不一定了,要看你家住在什么地方,小区的物业管理水平如何。”张晓健补充。

   “我认识的朋友中,几乎家里都安装了家用净水器,这样才能放心使用水龙头里的水。”家住朝阳区某小区的王女士表示,在目前北京的饮用水水质情况下,自己再加一道净化处理过程对保障全家用水安全还是有极大好处的。(编辑 王世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