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讲嘉宾:曲建

2017-12-07 07:38
导读:12月7日,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的“一带一路”国际创新论坛在北京举行。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副院长曲 建,在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的“一带一路”国际创新论坛——经贸创新分论坛上发表主题演讲。

尊敬的各位嘉宾,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主办方邀请我来和大家一起交流一个话题,中国的产业转移与境外园区发展的探索。

   刚才有非常多的嘉宾已经谈到了中国在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时候,我们把境外产业园区平台的打造作为“一带一路”实施战略的一项重要的内容。自然而然,大家就会问出来一些问题,什么问题呢?从90年代我们就开始有一批园区“走出去”了,但是结果到目前为止,成功的寥寥无几,问为什么?原因就是中国的产业在过去的改革开放30多年里面,我们的主战略是“引进来”,没有“走出去”。而今天中国在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时候,中国的产业布局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一个什么改变呢?中国沿海地区产业的长周期调整开始了。

   我来给大家带一组数据,为什么说现在才开始需要研究中国产业园区走出去的问题?这组数据大家看一下,我们跟踪调查了十年,五年前中国向外转移的产业主要集中在非常简单的劳动密集型产业,鞋帽、服装、简单的加工组装类的产业,很显然,这些产业的一个共同特点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五年后,大家看一下,我们“走出去”的企业发生了实质性的改变,排在第一位的是IT行业,其次都是资本密集型的行业。这给中国的产业园区“走出去”,吸引中国产业向外进行落地带来了机会。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我们在非洲深圳有一家企业做得非常成功,干什么的呢?IT行业,做手机,到了非洲,他把当年深圳搞山寨手机的一套完整的知识产权和制造技术带入的非洲,在当地大众消费的手机需要满足三条标准:1,掉到水里面捞出来的手机还能用。2,摔在地上没有破碎的手机。3,充一次电可以用二十多天。我可以告诉大家,目前在座各位你们用的智能化手机基本上都无法满足。而深圳一家企业在90年代做山寨手机的时候完全掌控了大容量电池技术、防水技术、防震技术,把这一套技术的组合带到了非洲。今天我们跟踪这家企业已经进入到了印度,一年抛售到非洲市场上的IT手机终端的销售量多少呢?8650万部,一部手机如果赚十块钱,就是8.65亿,这就是为什么这张图里面大家可以看到的正在从一个劳动密集型的纺织、服装、鞋帽最低端的产业开始进入了IT行业的转移,这给我们打造境外的园区带来了一个机会。

   再看,这些企业家为什么往外“搬家”?五年前占在第一位的,我们跟踪调查的企业回答的最主要搬迁的原因是为了降低成本,在国内的成本高起的情况下生产不下去了,开始搬迁,但是我们看一下这个图表的第二个对比,五年后,企业为什么搬迁已经发生了实质性改变,是为了占领市场,是为了占领非洲市场,占领亚洲市场,占领欧洲市场,甚至是占领美国市场,现在转移出去到发达国家是为了获取技术与市场,而到发展中国家是为了获取资源加市场,这是中国产业发生转移的很重要的动因,已经发生了改变。

    我们来看一下这些在外面的企业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在往外迁移?占到了53%的企业都采取的是扩张性的转移,什么意思?本部留在原地进行升级,也就是说我们国家的沿海地区的企业向外“走出去”,“走出去”的总部研发基地基本上都留在了本地,把生产环节、销售环节向前方推移,直接进入到战线的为前方,这个占到了企业转移量的53%。第二个就是我们的企业开始有出现了相当一部分的企业在与内地转移,与陷害向境外转移同步运行的这样一个趋势。有些总部开始进出到中国的其他城市,比如说从一线城市向二线城市转移。但与此同时,生产环节开始向境外转移。我们做了一个整体的判断,中国企业从沿海的一线、二线城市向外转移的90%是国内转移,6%是东南亚转移,4%是非洲转移。这就是我们国家整体这样的一个安排。应该说中国的这次产业转移的背景是一个世界性的产业发展的新周期开始了,世界性的产业发展新周期我们做了一个判断,“二战”以后,每隔25年左右的时间,全世界制造业环节搬一次家,为什么搬家?就是因为去寻找产业发展的低端成本基地,向一个低成本基地集结。第一次产业集结向日本集结,第二次产业集结是韩国、新加坡和我们国家的香港、台湾地区成为了集结的一个地区。第三个集结的点是韩国、新加坡、台湾和香港地区开始向我们国家的以深圳为中心的珠江三角洲地区、苏州和上海为中心的长江三角洲地区进行集结,这次集结是从90年代开始的。我们等一会儿也可以看到图表,非常清晰地能够展示出来中国的这一轮经济的高速发展得益于全世界的第三次产业转移。

   如果从90年代进行计算,25年又过去了,中国沿海地区的成本全面上涨,我们进行过劳动力的对比,我们与越南,也与柬埔寨,也与东亚其他国家进行过对比,中国沿海地区的工资(薪酬水平)是人家的几倍水平,是非洲地区有的国家接近10倍的水平,这就给企业,特别是劳动密集型企业带来了一定的空间。通过去寻找成本的洼地来探索未来企业发展的一个空间。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情况到底呈现一个多大的量?大家一直把握不清。比如说我们到底有多少园区出去了,我们到底投资投了多少钱?我给大家带来的这张图表,这张图表非常清晰地展示出来了中国“走出去”企业和投资的量,这个图表一共分成了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在1992年之前,中国“走出去”的资金和中国“引进来”的资金进行对比。“引进来”的资金减去“走出去”的资金差非常小,这个小什么原因呢?“引进来”的少,“走出去”的更少,所以这个差非常小。从1992年到2004年12年间,大家看,中国“引进来”的资金,增长的速度大幅度高过“走出去”的资金,所以说这条曲线一路快速上行,从2014年到2015年,中国进入了第三个阶段,中国“走出去”的资金增长的速度开始快过“引进来”的资金,所以我们看到这条线开始快速地下降。到了2015年中国发生了实质性的一个改变。中国“走出去”的资金,对外的投资量超过了对“引进来”的、对内的投资量,这就实现了一个元年性的改变,中国真是成为了一个资本出超国,就是“走出去”的资金量超过了“引进来”的资金量,这就是中国,为什么说我们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很多人以为这是一个政治口号,这不仅仅是一个针织口号,这是用经济的具体指数指标所展示出来的,中国“走出去”的资金已经超过了“引进来”的资金。这一年发生在2015年,中国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所以我们说中国的改革开放的战略由此也拉开了一个变化的序幕,一个什么序幕呢?过去的三十多年的发展,我们的改革开放主战场是“引进来”战略的实施,今后中国就会面临着一个“引进来”与“走出去”并举的一个战略。再说得明白一点,过去的中国追求的是GDP的增长,今后的中国有可能将会越来越多地开始关注GNP的增长;过去的中国是主要在本土上建设一个现代化的国家,今后有可能将在海外再造一个中国,这样的一个经济发展布局。

   我们看一下我们“走出去”的产业都干了一些什么。我们大家看一下,中国能源和原材料占整个对外投资量最高峰的时候,是2013年达到了46.7%,也就是我们投资100亿美金,有46.7亿美金投向了开采能源、矿产等原材料,但是大家要对比看一下,看一下美国,美国在1950年的时候,当时他们国家对外投资去开采能源,去开采原材料进行矿产开发占当时美国对外投资的比重超过40%。日本在1970年他们在对外投资之中超过40%的投资量是用于开采能源、开采矿产,所以说中国今天在我们对外投资结构中主要是用于开采能源和开采矿产投资量所占的比重比较大,非常吻合当年美国50年代和日本70年代的情况,也就是说国家的发展是按照一定的步伐、一定的阶段依次推进的,但是我们从美国和日本对外投资结构的改变给我们带来的是更多的启示,启示一,我们不是输出殖民,我们今天的投资只是美国50年代、日本70年代当时对外投资的结构,因为中国的发展阶段落后于这些国家的发展阶段,这是第一个启示。第二个更为重要的启示,我们看一下美国自50年代和日本70年代过后对外投资的结构性的改变,我们看一下美国50年代能源原材料的投资50%以上,2010年的时候一下跌落到4-5%,日本从1972年的时候,能源和原材料的投资占比超过40%,到了2007年的时候跌落到的2%左右。也就是说中国能源和原材料对外投资占比超过40%的时代快要结束了,我们可以预计这个时代将会逐步随着年份的推移快速地下降。取而代之的是什么呢?美国,大家看一下,50年代主要搞的是能源和原材料,当时的制造业占到了18.2%,而1989年的时候,美国制造业占整个投资量已经大幅提升到了41.7%,日本同样的道理,也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制造业快速上升的这么一个过程。韩国制造业90年代以后超过了50%,所以第二个很重要的结论是什么呢?就是伴随着能源和原材料投资占比的快速下降,制造业占比将会开放地提升。我们美国、日本和韩国的路径,我们就可以看得出来,可以做出一个预计,中国制造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面将会成为中国对外开放一个非常重要的增长力量,占比可以做出一个预计,会不断地提高。

   这些制造业要想“走出去”,这就是带来了一个问题,制造业必须集聚发展。大家都知道最近深圳被炒得红红火火、热闹非凡,很多人都觉得深圳的产业在不断地发展、在不断地演进。但是很多人并没有搞清楚它究竟成功在什么地方,我告诉大家,深圳的产业体系是由三千个产业园区构成的,今天产业的发展转型升级是伴随着产业园区的发展的转型升级而形成的,当年养猪的时候,深圳形成的是与猪相匹配的这类产业的猪圈,未来要养熊猫了,它就要把猪圈改成熊猫馆,所以它的产业和它的园区是同步运行的,三千个产业园区是一起运行的,它已经探索出来了中国产业园区六种盈利模式。我今天听了一下大家的讨论,从上午到现在,我看绝大多数的产业园区的盈利模式只盘踞在1.0版本和2.0版本,而深圳已经进入到了6.0版本的盈利模式的探索。所以为什么我们境外园区如此之艰难?刚才很多发言的人我非常同情,他们不断地在说我盈利的艰难性,遇到的这些难点,因为思路还没打开,没有像深圳,它超越了1.0和2.0版本之后走向了3、4、5、6级的盈利模式的探索,所以境外产业园区作为服务企业“一带一路”“走出去”的这样一个平台,它本身也需要来研究一下究竟怎么能够盈利。因为我们中国的产业园区主体一大一小,“一大”是指管委会体制占了绝对的比重。“一小”是指以上海为中心的以企业化投资为主体的这样“一小”的园区,这一大一小两种模式,特别是上海的产业园区是以国有独资的方式设计的,所以无论管委会还是国有独资的这样一个体制都难以复制到境外去。而境外现在特别关心的一件事情就是中国的产业园区是中国成功模式里面最为核心的一项内容。中国的产业园区成功,成功在了什么地方?我记得埃塞有一个人称“非洲邓小平”的塞尤姆·梅斯芬大使,他跟我进行过一次长谈,他就说中国成功表现在,从他的角度上来看,挣到了钱,什么意思呢?我用数据告诉大家什么叫中国人挣到了钱。1950年的时候,包括埃塞俄比亚在内的撒哈拉以南地区,人均GDP水平是多少你们知道吗?479美元。当时中国的人均GDP水平是150美元,人家是我们的3倍,我们中国人曾经比非洲最穷的人还要贫穷,那个时代离我们而去,我们有的人给忘了历史。今天撒哈拉以南地区的人均GDP从479美金上升到了所谓的1100美金,扣掉了美元自然贬值率以后没有增长。而中国从150美金上升到了8600美金,所以说大使告诉我说中国是一个优秀的学生,而非洲没有及格,因为没有增长,没有在这个60年间入学学到什么知识。中国的知识到底是什么呢?学到了哪些知识呢?我给大家做了一张图表。这个图表的中间一切为左右两边,以你们来看,靠向那面的是国外的产业园区的模式和各种类型,靠向我这面的是中国产业园区的模式和类型,大家都不要仔细看,就看数量。中国在改革开放30多年间,创造了人类社会其他国家都没有创造出来的众多的产业模式,特别是产业园区的模式。今天我可以告诉大家一个结论,中国是世界上产业园区类型最为齐全的一个国家。而最为齐全的产业园区布局在了中国的两个城市,第一个是深圳,第二个是上海,这两个城市是中国产业园区类型最为齐全的。所以你在国外遇到任何问题,你都回想一下,中国都有一种类型创造出来,来应对。只是说新一代的年轻人可能不太清楚当年中国在滚动发展的浩瀚的进程之中使用了多少个概念。我仅仅告诉大家,我们的海关特殊监管区在国外一种类型的情况下,我们具有三个层次十种模式,所以我们遇到问题的时候,我们的“药方”要比别人多得多,这就是为什么中国敢于说我们境外产业园区我们敢“走出去”,因为我们在中国大地上作为一个实验场,做了反复的多品种的这样一个探索。尤其值得关注的就是“一带一路”沿线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最羡慕的是什么?他们跟我们的领导人明确提出来,就是把中国的经济特区模式带出去,请求中国领导人能不能能不能派出专门的队伍帮他建一个经济特区,通过经济特区的这样一个发展,实现它的工业化和城镇化的一个进程。我们也通过在刚果、在埃塞俄比亚、在亚洲,像斯里兰卡等等多个国家,包括我们也给他诊断了印度这些园区,我们发现整个园区的开发建设模式到了境外确实与国内有比较大的不同,我们与商会一起主办了一个境外产业园区投资导向,就是引导一下,大家要搞明白,我们出去搞境外园区有哪些地方是我们该干的,哪些地方根本就不是你干的,中国的很多对外投资,搞产业园区的投资主体,本身对中国国内的产业园区都没搞明白,结果他到了国外去搞这些产业园区,自然而然会受到这样、那样的一系列的知识和经验的有所限制。

   我们认为整个海外产业园区必须含有四个环节,一个都不能少。投资、建设、运营、管理四位一体,在这四为一体之中要详细地把那些职能剥离给当地政府,哪些职能必须保留在自己手中才能完成相对应盈利模式的设计。为了把这个庞杂的系统要想搞好,我冻结了一下,中国人要想“走出去”,对东道国国家建立经济特区和产业园区,你前提条件是必须做好前期的研究工作,前期的研究工作概括就是“一二三工程”“一”是指当地国必须出台一个《经济特区法》,就像中国当年建深圳经济特区一样,出台了《广东经济特区管理条例》,任何国家要想搞经济特区,你如果没有《经济特区法》,你至少是一个外行,一切的丑话,一切的商业模式全部都在《经济特区法》里面明文规定,我们很多的中国企业梦想着是用协议的方法把自己的利益保证住,我们在中国适应于一个国家政体的稳定,这种思维长期形成了,而到的非洲、到了东南亚国家,那个政府犹如走马灯一样,今天他上台,明天他唱戏,不断地在推翻你所签订的有关的协议,而只有通过了反对党在内的议会通过的《经济特区法》才能够从根本上保证投资人的利益。而这一点我们已经开始尝试了,我们率先在刚果共和国起草《刚果经济特区法》,经过它的议会商议,经过总统签字生效,我们也帮助埃塞俄比亚搞了工业区法,这是一法规。还有两个规划,两个规划,我们出去跑到人家那个地方搞产业园区必须回答我们到底有哪些产业可以回答,如果这个问题答得模模糊糊,对不起,你不要投。第二个,产业园区空间布局到底是什么样,这个空间布局如果搞错了,你的盈利很难实现。所以说一法规、两规划。还有三个报告,第一个报告,盈利模式的投资可研报告必须要认真编制,我们国家长期以来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投资项目的可研报告流于形式,经常人们会说哪一个投资可研编制出来的结果是不可行呢?我告诉大家,我们接触的境外产业园区多数都是不可行的,我们在编制投资可研报告的时候,都要进行大规模的重调。第二个融资方案,融资的报告。如果干一段停一段,离死就不远了。第三个园区的运营报告,这个园区建成以后如何来运营?这是你必须要考虑的一揽子的综合平衡的这么样一套安排。通过“一二三工程”这样一个体系就能把你的风险在投资之前拦在门外,否则的话你进去了还出不来了,因为我们看到了很多央企已经把钱砸进去了,浮现出来很多问题,想走走不了,怎么办呢?就是在投之前把“一二三工程”先做清楚,让相关的专业人士当恶人,去跟东道国国家有关的官员把这些丑话都讲明白,而且要跟他讲清楚你必须付出的是什么,只有搞清楚了这些,你下面投资的这种安全度就会明显地提高,风险性就会明显下降。

   我希望通过今天的交流,让大家“走出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实现自己可持续的盈利模式,走得更平稳,风险更小一些,谢谢大家。



21WEEK●关于我们

21世纪报系会议周

21世纪报系会议周由二十一世纪传媒于2010年推出,《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已成功举办六届。21世纪报系会议周以多样化的会议集群模式,囊括年度最具影响力的活动,通过全媒体的支持系统,打造21世纪最高端会议品牌。

会议周将以第三方角度审视中国经济,集合多方智慧,把握全球经济脉搏、洞察经济细微变化,预测经济发展动向,成为政府、企业经济决策的重要参考。通过政府、企业、学者、媒体四方联动,打造中国顶尖经济人物对话平台,唱响商业中国推动力号角,促进中国经济健康发展。

第七届21世纪报系会议周,以“洞见未来先机——新时代·新经济·新征程”为主题,形成多样化的会议集群,包括:1、十二届21世纪亚洲金融年会 2、017中国创新资本年会【暨】第七届中国股权投资竞争力榜单发布 3、“一带一路”国际创新论坛【暨】“一带一路”建设创新案例征集活动 4、十四届中国企业公民论坛【暨】2017年“中国最佳企业公民”评选5、渤海银行•中华非遗传统手工艺传承设计大赛作品展。

作为国内首家由媒体打造的会议周,为期一周会议内容丰富,涉及行业多样。此次会议周诚邀100+专家学者及监管机构、600+行业领袖、2000+参会嘉宾、100+媒体单位、1500万+线上传播。通过21报系独有的平面、网络、媒体联盟资源和电视媒体,发出中国经济最专业最权威的声音。



会议周项目介绍


会议周历届回顾

  • 2016年第六届21世纪报系会议周
  • 2015年第五届21世纪报系会议周
  • 2013年第四届21世纪报系会议周
  • 2012年第三届21世纪报系会议周
  • 2011年第二届21世纪报系会议周
  • 2010年第一届21世纪报系会议周

Organizations

组织架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