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讲嘉宾:王玉龙

2017-12-07 03:48
导读:12月7日,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的“一带一路”国际创新论坛在北京举行。中非产能合作基金董事总经理王玉龙,在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的“一带一路”国际创新论坛——金融创新分论坛上发表演讲。

尊敬的各位来宾,尊敬的周大使、吴特使,很荣幸在这和各位去分享一些中非产能合作基金关于开展中非合作的一些思路,特别是一些创新性的观点和我们具体的一些实践上的心得。

   我今天介绍分三部分,首先中非产能合作基金刚刚成立两年,比较新,我想对它的具体的情况做一个概要的介绍,接下来关于中非合作的一些问题、难点,或者一些梗塞的地方,我们把我们的想法在这和各位做一个探讨,最后重点跟各位介绍一下我们在工作中一些新的打法,为了推动和加速中非合作的一些新的思路和打法,跟各位做一个介绍,更多的目的是要探讨。

   关于非洲的一些基本分析数据已经很充分了,从各个方面也都能够获得。但是从这张图我们能看出,中非之间,中国对非投资占中国对外整体投资中所占的比例还是非常小的,这个原因我们在接下来的后边会有一些分析。关于中非产能合作基金,12月4日,也就是两三天前我们刚刚庆祝了成立两周年的一个生日,也就是两年前的12月4日。这个是当时习主席所宣布的600亿美元来支持中非十大合作计划中的100亿美元拿出来作为中非产能合作基金的第一批资本金。这第一批资本金用到70%的时候会有第二批资本金进来,会再有一个100亿美元进来,目前没有公布它的上限。在第一批的资本金中,事实上外管局出资占80%,进出口银行出资占了20%,所以目前它是外管局直接管理的三只基金之一,另外两只一家是丝路基金,一只是中拉产能合作基金,这三只都是由外管局直接管。

   接下来说到我们运作的一些特色,其实也跟我们的股东背景有关。首先,长期投资,因为使用中国的外汇储备来去开展海外投资,支持中国企业往外走,这个资金着眼的是中长期的一些战略性投资和安排,不是短期的。从目前我们已经投出的十个项目中来看,更多的投资期是集中在5-10年之间,当然,根据项目的投资回报期也可以更长,也可以更短,但是前提是不和企业争利,因为没有必要。

   另外一点决策高效,这一点也非常关键。我们从最开始接触一个成熟的项目,到最终完成投资决策一般目前需要3-4个月的时间,而且是完全的外管局放手做所有的决策,不需要再报任何的外部单位,这样的话也保证了运作的方向,当然这也跟目前的人手有关,我们现在总体就26个人,做业务的也就十来号人,所以整个的管理是比较扁平,链条也非常短,保证了它的高效。

   资金便利,我们做完投决一般美元出资到位的时间会在两周,大多数的情况下会比两周要更快,因为依托外管局分布在世界各个主要金融中心的外汇储备和运作资金,我们向股东提交拨款报告之后,一般会在7-10天,这是一个比较正常的时间,美元出资就可以到我们合作伙伴在海外的账户上,所以这是美元进出境方面有免审政策豁免,保证资金政策到位。双比重不多说了,除了手中的100亿美元,我们同时在开展境内外投资,我们目前在国内的投资全部使用的是人民币。接下来我们下一步是正在加紧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这个在随后的介绍中我会提到,人民币在我们目前来说也是没有任何的困难和阻碍的。就像刚才吴特使也特意提到了人民币国际化的问题,接下来我们会对这个问题做一个简要的分析。

   从这张图中能看出来,我们在运作的方式和手段上是比较多元的。既具有金融机构的属性,也更具有开发性金融机构的属性。我们目前在项目上借助的手段往往是一个组合拳,我们已经投的十个项目中没有一个是单一手段的,一般是股权、债权、贷款等各类手段的一个组合,来给这个企业在海外,特别是在非洲投资项目提供最大限度的资金支持。到目前为止应该在2016年下半年人员到位之后开始运作,截止到目前一年半左右的时间我们已经投决了10个项目,总的投资金额在10亿多美元,在12月内,我们还要完成的项目大概在4-5个,我们到今年年底投资存量,投决的存量在13-15亿美元之间,这个在中国几年对非投资目前的体量情况下也是非常难得前进的步伐。目前10亿美元超过对非总投资总量9亿美元左右,杠杆率在9倍。

   接下来我们在开展对非合作的时候我们关注的一些重点的领域。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投出的十个项目中,主要集中在老三样上,能源、矿产、电站,这也是中非合作最大的一块存量。但是接下来我们下一步要往哪个方向走,要主攻哪个放心,这个我们其实完全用比较简单的3+3归纳出来。第一个3就是物流、信息流和资金流。其实跟刚才周大使和吴特使所说的基本完全接近,如果没有这三方面的支持,中非合作完全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永远会受别人的牵制,被别人说卡脖子就卡脖子了。所以我们在物流,三网一化,我们本身要瞄准的重点基点就是要支持非洲的工业化,推动三网一化的建设,三网其实航空、海运和陆地都是属于物流网,我们认为在这个基点上还应该加上信息流和资金流,这个都是保证中非产能合作顺利开展,保证它的合作安全的三个基点。

   下一步我们所需要重点推动的,重点瞄准的一些行业和领域在哪呢?用一个三来概括,第一个是基建和产能合作类,这是最主要的一大类。第二个和第三个都是基于对于非洲发展的速度一个判断,以及对于中非合作下一步的增长潜力空间的判断。首先第一是技术合作,中非之间的合作不可能永远限于一些劳动密集型,或者是一些产能转移型的,附加值低的这些项目上,技术合作我们目前瞄准的是通讯类以及一些适合非洲需要,不会发生质量过剩和技术过剩的一些领域,包括民用雷达这些领域。这些也都是跟国内的一些行业的领先者在开展合作。第三个点就是金融合作,包括互联网金融,包括移动支付。非洲的发展速度其实有些人说是在跨越式发展,有些人说是在跳跃式发展,无论如何我们可以发现,在走过每一个阶段的发展过程的时候,步伐要比原来想象快得多,如果现在不在技术合作,不在金融合作方面做布局,等条件成熟的时候,你已经来不及了。

   非常高兴的是目前许多的中国企业在技术合作和金融合作领域的布局和布点早就开始了,我们目前也跟中国的这些企业大量的合作,所以这个下一步可以预期,在5年左右的时间,在技术合作、金融合作会有一大批中国的企业蓬勃发展起来。

   我们在非洲有几个投资的案例,传音在非洲,每年向非洲出口8000万的手机,现在国内A股主板上市,今年年初做了和淡马锡,和网易这些机构作为战略投资人进行进入,今年年底分红率应该是在8%左右,明年上市之后我们作为战略投资人也是可以分享这部分收益的。

   接下来关于非洲的一些发展的行业和领域的分析就不多做介绍了,这就是主要两个领域,一个是电力,第二个是建材。为什么瞄准这两个领域呢?首先第一是有缺口的,第二有发展这两个领域的产能合作的条件和基础,第三这两个行业都是有一个共同的特性,就是通知,你所有的经济发展,老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都离不开电力的供应和对建材的需求增长。所以我们认为,在可以预见的十年,甚至到二十年之内,这两个行业出现产能过剩的几率非常小,也就是说投资的安全性相对比较高。前面的一些我们关于非洲业务的思考。

   接下来我们在工作中遇到的一些问题,以及我们针对这些问题所引申出来的一些创新的思路和手段,包括目的落地的成效跟各位做一个沟通。

   刚才周大使和吴特使都已经说了,包括刚才的李总,也就是说中非之间开展产能合作的空间非常大,随着中国的劳动力优势的丧失,非洲到2050年会占全球新增劳动力的50%,它跟中国产能对接的吻合度非常高,中国又有是非洲工业化进程中所需要的技术和管理经验,特别是资金,如何去推动这块的发展是我们面临很重要的一个课题。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事实上这块并不如人意,像我们所说到中国企业对外投资中,对非投资占了3%-5%之间是非常低的量,原因在哪?其实我们可以去做一些思考。比如说我们投资,企业往外走的时候,我们看中的,如果要完成参与三方中影响的因素到底在哪,首先第一要去非洲投资,肯定要考虑当地软硬的环境,特别是软环境,硬环境因为只要有钱有技术,完全可以迅速的把这个短板弥补起来。但是从来机制体制的变化和改进就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都需要长期的过程,在中非产能合作过程当中,参与的三方,当地、中国企业以及中国主权基金、类主权基金开发性金融机构,三方都不要对非洲的软环境,体制机制的转变抱有太多的幻想,你等不起。第一永远从来都是商业的反应,商业的速度要远远高于这些机制体制改革的速度。商业的嗅觉是最敏感的。

   第二,当如果我们坐等的话,等各个方面配套环境都转型到位的时候,我们可以想一想,谁还有机会,机会点怎么早就被人占上了,目前的情况就是这样。现在包括国资委管辖的这些央企都已经意识过来了,从我们目前的工作量加大,以及各方面的接洽情况来看,所有人都在觉醒,特别是互联网,包括金融合作、技术合作的一些布点,抢占先机和跑马圈地的动作都在加速。

   关于作为主权基金,作为开发性金融机构,我们在配合中国的企业开展中非产能合作,往外走的过程中,我们有一些什么样的想法,有哪些难题我们认为不好解决的,面对这些问题我们的一些探索的思路和观点在这跟大家做一个简要的沟通和介绍。

   首先EPC前、后、端,EPC前端是解决中国企业已经签了EPC合同,但是业主的资本金准备不到位,前期85%建设资金融资方面基本都解决了,无论是中国的两优和商贷,中国EPC企业拿的合同还是画在纸上的饼而已,吃不下去,如何解决从业主15%自筹资金部分来着手,提供资本金这块入手,帮助中国企业去撬动在手EPC合同的生效,以及由此去获得更多EPC的合同,这是我们关注的一个重点。EPC的前端是解决这个问题的。

   EPC的后端中国企业帮非洲人建成了之后,因为管理的问题、经营的问题导致无法获得相应的回报,导致无法还贷款,或者说导致媒体对中国一块攻击。我们在这通过资产交易股权的转让能够帮非洲人获得从中国引入技术管理和服务团队的资金需要。中国人进去之后,整个的项目基本面应该是没问题的,业主获得相应的回收,投资也回收了,也获得了效益了,也利用这个时机把非洲人的经营管理能力给提高了,这样的话其实用一个比较有限的成本去撬动一个大局,去破了一个大难题。因为现在在非洲建成项目的运营管理确实是一个大难题,所以我们希望在这方面能够有所动作。

   目前其实我们正在做的一个工作就是跟进出口银行的优劣部利用两优资金在非洲所建设所有项目,哪些项目属于这类的,因为运营管理无法产生正常的回报,导致连优贷都还不了了,这个是我们已经迈出的一个步伐,包括在EPC的前端和后端都已经有大量的项目在探讨,在接洽,应该很快就会落地的。

   刚才周大使和吴特使都提到了人民币国际化的问题,人民币的国际化,其实我们虽然中国的央行已经跟世界上的40多个国家签了双边协议,但是依然走出去很困难,原因到底在哪?根本的原因还是没有形成闭环,没有形成全资本的循环,走不动,没有人敢试着淌出这一步,整个链条过程中我们用红线标出和打问号的出现梗塞的地方,没有解决,目前也没有途径。非常高兴的跟各位来交流,我们因为这个问题量身订作和打造了一个项目,目前已经着手在推动了,应该会在明年落地,也就是把国外的资产,国外的一个公司包装回国内,翻盘到A股上市,给所有人提供退出和增值的空间。这个项目是完全用人民币来运作的。因为在这个项目中目前我们设计的是人民币的投出以及回收都能形成闭环,所以这个是我们目前正在探讨的一个案例,也已经在推进了。

   接下来这个问题,转换平台要解决的什么问题呢?就是在目前为止中非产能合作之间,中国企业和开发性金融机构合作重叠性过小的问题,也就是说事实上在工作过程中可以发现,企业和金融机构,和主权基金都到了各自的底线了,企业是希望你用纯市场化的打法和手段来进入,和我共担风险,共享收益。但是作为主权基金也好,准主权基金也好,因为机制体制的问题天生是避险型的,追求的是低收益伴着低风险,这个要求不过分,因为我没有追求低风险的情况下去要求高回报、高收益,而中国的企业要求也不过分,目前形成一个僵局,也就是说企业会觉得开发性金融机构的钱不好用,而金融机构的业务也做不开,这样的话如果我们双方继续坚守各自的底线,我们就永远大家僵在这了,永远打不开局面。

   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办呢?一个方面是各让一步,我们找到一个折中,还有一个方法就是引入一个新的力量进来,打破原有的风险和收益的平衡。能够打造出一个新的模式,这个就是我们在探讨方式的其中之一。这个有现实落地的情况,这个运作过程中对于我们来说一定注意政策性风险和合规性风险,因为要避免出现空手套白狼,或者白手套的情况,因为大家整个交易架构可以看出来,我们提供的资金多,但是我享受的是固定收益,以及有限的超额分成。而合作伙伴承担了风险,获取了超额的收益,这个一定要找准合作伙伴,这是我们最关注的一点。

   当然我们在工作过程中还有其他不少的新的思路和想法,包括资金池的问题,资金池是解决中国的企业非洲本地币的收入无法汇出,或者走黑市汇出,因为黑市和汇率问题要损失掉100%的利润,甚至变成亏了,资金池我们手中是不缺美元,而且我们出资也希望用美元。这个美元和企业当地币的收入怎么挂钩,怎么样帮助企业解决这个问题。这个是我们正在探讨的方法,当然也已经有现实的落地的案例了,这方面也有一定的风险,就是要避免出现炒汇、套汇或者切汇的情况,毕竟我们是外管局的亲儿子,在我们身上发生这种情况,各方面都交代不过去,而且是会很影响你的专业性和职业操守的污点。资金池的问题目前跟央企开展合作居多。

   打包型平台是解决我们作为这类金融机构天生的贪大、怕小的问题,因为我们的十多个的业务人员团队,投资团队每个人做一单2亿美元和做一单2000万美元的项目,工作量基本上完全一样的。而且程序也是完全一样的,避免不掉贪大、怕小,打包型把数个项目打包在一起一揽子来谈,这样能够去贴合双方的需求,把双方的距离拉近,这是解决这个问题的。

   产业整合就不说了,这个主要是和一些行业龙头,和一些拥有核心技术,或者说有潜力的行业企业的一个整体的合作,提供资金帮助他在国内做纵向的整合,也就是说向产业的上下游进行延伸,同时帮助他做横向的整合,把一些劣质的竞争伙伴、竞争者挤出这个市场,这个产业整合型。

   其实目前我们正在做的,而且做的已经是非常有感觉的一个事情,也就是最后一个,跨界整合,所谓的跨界整合,也是先瞄准这种机构的自身属性,既有金融机构的属性,也有产业的背景,你是脚跨着两端的,所以在这方面是能够把产融结合,通过它的力量迅速的推大,推动起来。还有一个就是作为这个机构,它频繁的和各类国际金融机构,以及国际的投行做大量的沟通,手里掌握了大量的信息、项目信息和业务机会,在这种时候为了引入更多、更强烈的中方因素,我们往往会要求对方在项目中一定要引入中国的设备供应商也好、投资人也好,或者说是承包商也好,一定要有中方元素和中国的概念,或者中国成分出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有大量的机会来去引入国内的产业投资人。这个目前已经有不少的案例了,但是我们在引入的时候也是在不同的行业会找这个行业的领先者来去推介,跟他沟通。这样的话我们就变成了以前做的项目是三缺一的时候进来,最后临门一脚就差钱了,进来提供资金这个项目就开始推动,开始建设了,现在变成二缺二的时候进来,我们再拉一个人进来,把这个局喊起来,把牌桌凑齐了,这个是目前我们做的一个工作,目前各方面反映的效果来看,这方面还是有很大的运作空间的。

   上面的这些其实就是我们整体目前的概况和目前在做,以及所做、所思、所想,我们也希望跟中国的产业投资人能够有更多的沟通,更多的交流,大家都放下身段,坦诚沟通各自的关键点,找到能够适应各方情况的一个交易架构出来,这样的话我们能够把中非产能合作的大局迅速的做大,做强。谢谢各位!



21WEEK●关于我们

21世纪报系会议周

21世纪报系会议周由二十一世纪传媒于2010年推出,《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已成功举办六届。21世纪报系会议周以多样化的会议集群模式,囊括年度最具影响力的活动,通过全媒体的支持系统,打造21世纪最高端会议品牌。

会议周将以第三方角度审视中国经济,集合多方智慧,把握全球经济脉搏、洞察经济细微变化,预测经济发展动向,成为政府、企业经济决策的重要参考。通过政府、企业、学者、媒体四方联动,打造中国顶尖经济人物对话平台,唱响商业中国推动力号角,促进中国经济健康发展。

第七届21世纪报系会议周,以“洞见未来先机——新时代·新经济·新征程”为主题,形成多样化的会议集群,包括:1、十二届21世纪亚洲金融年会 2、017中国创新资本年会【暨】第七届中国股权投资竞争力榜单发布 3、“一带一路”国际创新论坛【暨】“一带一路”建设创新案例征集活动 4、十四届中国企业公民论坛【暨】2017年“中国最佳企业公民”评选5、渤海银行•中华非遗传统手工艺传承设计大赛作品展。

作为国内首家由媒体打造的会议周,为期一周会议内容丰富,涉及行业多样。此次会议周诚邀100+专家学者及监管机构、600+行业领袖、2000+参会嘉宾、100+媒体单位、1500万+线上传播。通过21报系独有的平面、网络、媒体联盟资源和电视媒体,发出中国经济最专业最权威的声音。



会议周项目介绍


会议周历届回顾

  • 2016年第六届21世纪报系会议周
  • 2015年第五届21世纪报系会议周
  • 2013年第四届21世纪报系会议周
  • 2012年第三届21世纪报系会议周
  • 2011年第二届21世纪报系会议周
  • 2010年第一届21世纪报系会议周

Organizations

组织架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