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讲嘉宾:黄少明

2017-12-07 03:36
导读:12月7日,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的“一带一路”国际创新论坛在北京举行。海通国际董事总经理黄少明,在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的“一带一路”国际创新论坛——金融创新分论坛上发表演讲。

各位嘉宾下午好!非常荣幸能在这么大一个研讨会里面给大家分享一些我们的研究成果,我讲的题目是《“一带一路”急需引入市场机制》。

   “一带一路”现在从这个概念它已经成为一个实践,短短的4年之中,“一带一路”现在可以说是如火如荼,在全世界掀起一个高潮、刮起一阵风。“一带一路”走来不太容易,第一点,“一带一路”刚提出来是面临两难局面的,这就要从“一带一路”怎么提出来,在什么样的背景下提出来。

   中国经过几十年的高速发展,由高速增长进入现在这样的新常态。这个新常态,在这样的情况下,有很多经济方面的困境出现了。一是人口的红利在消失,而且整个生产成本优势也是在下降,再一个伴随而来的是产品过剩、资金过剩、产能过剩,我们叫做三个过剩。

   在经济增速放缓的同时,其实表示边际投资回报率的下降,可以说内地投资吸引力逐渐减弱。在这样的情况下,2013年习主席正式提出“一带一路”的战略,而且2015年国务院出台了愿景和行动的纲领性文件。“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了解决中国部分经济问题的这样一个方案。

   通过参与沿线国家的项目建设,促使内地各种人力、物力、财力以及技术等等,这些资源向“一带一路”倾斜,以实现效率的配置,刚才说边际投资效率国内是在下降的,反映出来企业的投资意愿下降。

   投资“一带一路”,通过打造“一带一路”节点城市,带动西部地区发展,解决中国东西部发展不平衡的问题。

   “一带一路”倡议突破区域限制方式。在这样的背景下,“一带一路”倡议提出来可以说恰逢其时。

   但是我们说2013年特别是2008年以来,外围以及内部环境都为落实“一带一路”带来诸多的难题、提出了一些挑战。首先美联储2013年以后美联储加息轨道已经形成,今年10月份美国缩表已经开始,美国货币正常化的开启像一个吸盘一样,很可能加上最近特朗普的减税政策,很有可能使基金从新兴市场抽离出来回归美国本土。

   第二个挑战在内地经济增速放缓的背景下,刚才说投资边际效益下降,企业投资意愿是不强的。加上近期这一两年来金融去杠杆的影响,金融资金宽松的环境已经有所萎缩,宽松环境不再,流动性也趋于紧缩。要将国内的资金引入“一带一路”建设中来越来越困难,或者说不如以前那么容易。

   另外,最近也提出来供给侧的改革、产业升级换代,以及其他一些改革措施。

   落实“一带一路”它的关键就是融资。从最近三年,这四年来实践看来,现阶段情况“一带一路”项目融资主要是来自国开行、丝路基金、亚投行、及五大国有银行。上午谈到了这些项目由国家计划主导,由大型国有企业负责落实。所以“一带一路”战略它的实施现在处在这样的阶段,基本是有国家在主导,有国营大型企业在负责落实。

   虽然国家主导的这样的贷款利率低、期限长及审批快的优点,但是可供提供资金规模也是相当有限的,“一带一路”存在很大资金的缺口。

   根据亚洲开发银行的测算,亚洲区到2020年以前,每年的基建投资需求是高达7000多亿美元。而我们国家与“一带一路”相关政策性的银行、开发性的银行或者亚投行、丝路基金等,每年提供最大资金规模3500亿美元,缺口是大于50%,一半以上。

   而且政策性的贷款在风险分担上过于依赖国家。很多“一带一路”项目能不能顺利开展,完全取决于国家的支持力度和国有企业本身的一种支持力度。

 如何解决资金的缺口?如何提高资金的运作效率?而且有效分担风险?已经成为“一带一路”的关键。依靠市场吸收多方机构参与“一带一路”建设,而且拓展资金来源,可以说是一条有效解决的途径。

   今年5月在北京举行了“一带一路”的高峰会议,而且共同签署了这样一个文件叫《一带一路融资指导原则》,我觉得这个原则非常重要。基本原理明确体现了,刚才我说的从多方面、多渠道、要从市场角度融合融资的问题。这个原则可以说从两个方面对融资提出了一些措施。

   第一,融资要调动多方的支持,需要与沿线各国建立合作融资平台,不光是中国出钱,不光是中国帮助这些国家建立这些设施或建立这些厂,而且要使这些国家能够自己,把他们国家的政策性、开发性的金融机构也应该建立起来,而且要和他们互相合作,并且共同分担风险。也就是说要调动沿线国家的本地债券和股权投资市场,扩大长期投资来源,降低货币错配的风险。

   第二,要发挥市场的作用。刚才我们说计划性比较浓厚一些,市场的作用相反是其次。为了推动“一带一路”向更深入的发展,有必要发挥市场作用,将资金引入“一带一路”项目中,不光是带动商业银行、带动股权投资基金、保险机构、还有租赁担保机构,以及其他各色各种的金融机构,共同参与“一带一路”的融资及其提供机械服务,并充分发挥私人部门,私人金融机构在融资中的作用。

   引入市场机制拓展资金来源,可以说是目前“一带一路”项目顺利推进的关键。“一带一路”推进可以说前期以政府资金为主,就像最近四年所做的那样,以政府的资金为主。但是随着“一带一路”的发展,随着制度的推进,很多私人机构、私人厂商、私人企业等等,特别私人金融机构慢慢要纳入到融资渠道中来。渠道可以是商业银行贷款融资、也可以是资本市场直接融资(股权融资、债券融资),还有很多结构性融资、组合融资及银团贷款。

   丝路基金加入以后,出于风险防范分散风险的考虑,保险机构也应该加入进来,形成各种投资金融机构参与的,形成国家、市场双方都有的这样的体系。

   要把私人引进来,信息透明、风险分担是市场融资的一个前提。鉴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多数是未开发或未发达的市场,他们国家基础设施比较薄弱,信息透明度比较低,投资风险比较高。商业资本的参与相关项目具有一定的难度,所以为了引进这些私人的金融机构融资或投资,我们觉得要解决两方面的问题。第一个问题,在信息透明化上面要做到一定的程度;第二个风险补偿机制要进一步完善化。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对上市公司去年做了一个调查,80%以上的公司都觉得信息是不足的,也就是说在“一带一路”中,80%公司觉得不敢投资,是因为信息不足。对沿线国家的环境、制度缺乏了解,是这些国家走出去面对最大的困难之一。

   对金融机构来说,信息不对称也会成为阻碍这些金融机构参与投资“一带一路”这样的重要因素。所以在市场机制下,引导金融机构参与“一带一路”融资,需要建立公开、公正、透明的信息平台,以协助这些私人金融机构获取必要的信息,否则它参与“一带一路”融资就无从谈起。

   第二个就是要建立有效的风险补偿机制。私人机构的钱都是私人的资金,他们在投资方面是比较谨慎,在风险防范、风险分散、风险补偿方面他们有比较高的要求。政府的资金他可以从政策角度其他角度政治的考虑,但私人机构不能这样做出决定,建立有效的风险补偿机制非常重要。这可以使金融机构可以轻装上阵,减少这些担忧。而建立有效的风险补偿机制,又离不开保险类机构的积极参与,刚才说保险要纳入其中。

   刚才说引进市场机制要建立信息平台,建立风险补偿机制。其实市场融资机制已经在启动,我们看这样一些情况。目前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已经开始深入参与了“一带一路”的相关融资这个项目,刚才我们提了,因为大型国有银行实际上它是政府的机构之一,是国有银行。当然它也是商业银行,所以它既有市场成分,也有政策的成分,我们现在主要谈它的市场成分。

   商业银行已经在向一大批重大的“一带一路”工程提供了资金支持,融资途径主要包括通过支持境外直接投资的,比如很多企业,国有企业直接投资“一带一路”的,有国家银行的、国有银行提供这样的贷款;还有承包贷款,很多承包公司的贷款;另外通过出口买方信贷和出口卖方信贷做出这样的融资支持;以及专项基金直接投资等等。

   截至今年3月份为止,国有银行在各个方面做出了很大的努力或者支持,中国银行支持中资企业走出去重大项目参与了460个,累计的意向性的授信,超过1000亿美元。这些项目涉及总金额是超过4000亿美元,这是中国银行;另外是工商银行在“一带一路”18个国家和地区都设立自己分支机构总共有127个,这些机构也参与了很多项目,超过212个项目,累计贷款达到674美元,这个数据都不算小。

   除了国有商业银行以外,部分股份制银行也开始与海外银行合作,陆续参与“一带一路”这样的项目融资。案例包括以下这些,比如中信银行收购了哈沙克斯坦的阿尔金银行60%的股份,推动中亚地区的业务。

   富滇银行为推动老挝项目设立据点。

   通过商业银行融资取得较大进展,刚才我们说都是上千亿美元的融资量。但是在“一带一路”项目借助资本市场融资方面,应该说还仅仅是开始,或者说刚刚出现苗头。2015年利用A股市场再融资这个渠道,输送“一带一路”项目建设资金只有161亿美元,与商业银行刚开始说上千亿的融资不可同日而语。同年间中国进出口银行一家,就向“一带一路”项目贷款超过835亿美元,不能比。在资本市场方面参与融资也仅仅是开始,市场化还有待继续加强。

   未来,我们认为券商或投资银行,带动协助“一带一路”项目在资本市场融资机会会越来越多。

   最后想谈谈香港在“一带一路”中的实践,或者说香港在“一带一路”中在市场化运作对“一带一路”中的一种帮助。

   目前,在香港可以说已经有券商投资银行,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始布局设立子公司。比如以海通国际为主的香港的中资投资银行,现在已经通过香港的业务、这些机构,通过香港的机构在东南亚的一些国家,在东盟、在南亚、在欧洲等沿线市场开始布局、开始布点。比如海通国际我们收购了西班牙的圣灵投资银行。在新加坡也收购全牌照银行海通新加坡,印度有海通印度也开设不少业务。印度今年最大的IPO是由海通印度销的,或者我们发起的。最近,上个月也帮助了印度一家大的公司发行几十亿美元的债券。包括在新加坡、包括在其他地区,我们现在都帮助企业发行债券,包括人民币的债券,包括帮内地这些企业发行人民币债券,这些债券或者用于国内投资或者用于走出去“一带一路”的投资。

   可以看出来中资银行或中资投资银行,现在慢慢也开始了布局这样一些活动。少数券商开是向央企参与的“一带一路”项目提供保荐、资产重组财务顾问服务。个别券商开始尝试将沿线国家项目引入到国内发起债券或继续融资,发行人民币债券,通过人民币债券投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这不仅带来了资金上的一种供应,而且也推动了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

   香港金融机构除了上面说的以外,现在还有很多中资的金融机构也在积极开展“一带一路”战略。比如2015年6月份,中银国际推出40亿美元“一带一路”债券的项目。光大最近设立了“光大以色列基金”实际上也是“一带一路”的形式,专著于以色列创新型企业以及在中国发展提供资本支持长期的动力。

   还有招商国际,它为了在大宗商品方面,招商国际码头、物流非常发达,它与世界各国商品交易所,包括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伦敦交易所等等,成为它们的会员。为下一步参与大宗商品以及资源进出口的中国企业提供商品交易这样的平台,服务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项目。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也列举不完,我们认为香港在“一带一路”中,既有很多的机遇,同时香港在“一带一路”也能扮演很好的角色。香港是金融中心同时是中国最大的人民币离岸中心,资金池前两年已经到一万亿,最近有所缩减现在到六千亿、七千亿左右,这是存款的问题。在各方面香港都可以在提供人民币融资方面,它有很大的优势。

   作为最大的人民币离岸中心,香港面对大规模的资金需求,特别是人民币境外投资以及贷款需求大幅增加,所以香港可以发挥人民币的离岸中心的作用。不仅为香港的金融机构找到巨大的商机,而且有力地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

   香港同时是股权融资中心、债券融资中心还有私募中心等等,金融业各方面发展都非常好,不愧是全球的中心之一。如果能够充分利用香港在金融市场里在全球的地位充分利用的话,不仅仅进行公开招股发行债券或发行银团贷款,及其他组合融资,及多渠道融资香港都可以提供。香港在“一带一路”中,的确它可以发挥很好的作用,为香港本身也带来更多的机遇。

   除了刚才说融资方面的一些渠道以外,香港在很多的专业服务方面它的优势也是非常明显的。它具有一大批有国际水平的专业人才,这些专业服务和专业人才,他可以为香港“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造和营运方面提供支持。特别在为中国企业走出去过程中,在投资、并购、建设项目中提供跨境服务,这种服务不光是融资服务,它可以提供一些保险的服务、法律的服务、审计、会计的服务、提供税务管理的服务,而且提供物流、运输、人事方面的服务。发挥好香港金融中心的角色,对推动“一带一路”建设是大有好处的。

   谢谢大家!



21WEEK●关于我们

21世纪报系会议周

21世纪报系会议周由二十一世纪传媒于2010年推出,《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已成功举办六届。21世纪报系会议周以多样化的会议集群模式,囊括年度最具影响力的活动,通过全媒体的支持系统,打造21世纪最高端会议品牌。

会议周将以第三方角度审视中国经济,集合多方智慧,把握全球经济脉搏、洞察经济细微变化,预测经济发展动向,成为政府、企业经济决策的重要参考。通过政府、企业、学者、媒体四方联动,打造中国顶尖经济人物对话平台,唱响商业中国推动力号角,促进中国经济健康发展。

第七届21世纪报系会议周,以“洞见未来先机——新时代·新经济·新征程”为主题,形成多样化的会议集群,包括:1、十二届21世纪亚洲金融年会 2、017中国创新资本年会【暨】第七届中国股权投资竞争力榜单发布 3、“一带一路”国际创新论坛【暨】“一带一路”建设创新案例征集活动 4、十四届中国企业公民论坛【暨】2017年“中国最佳企业公民”评选5、渤海银行•中华非遗传统手工艺传承设计大赛作品展。

作为国内首家由媒体打造的会议周,为期一周会议内容丰富,涉及行业多样。此次会议周诚邀100+专家学者及监管机构、600+行业领袖、2000+参会嘉宾、100+媒体单位、1500万+线上传播。通过21报系独有的平面、网络、媒体联盟资源和电视媒体,发出中国经济最专业最权威的声音。



会议周项目介绍


会议周历届回顾

  • 2016年第六届21世纪报系会议周
  • 2015年第五届21世纪报系会议周
  • 2013年第四届21世纪报系会议周
  • 2012年第三届21世纪报系会议周
  • 2011年第二届21世纪报系会议周
  • 2010年第一届21世纪报系会议周

Organizations

组织架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