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角力:中国区域金融中心评价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7-04-01

3月29日,由21世纪经济研究院、21世纪经济报道、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联合出品的《2016年城市金融竞争力指数报告》(下称《报告》)正式发布。《报告》选取直辖市、计划单列市、副省级城市、部分省会城市等共25个城市,从宏观、金融机构实力、融资能力、金融绩效、软环境、监管机构和交易所6大二级指标入手,根据50多项三级指标,测算城市金融竞争力指数。


从测算结果看,前十名分别为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南京、天津、成都、西安、重庆、杭州。


除了北上广深外,其他区域性金融中心城市,除了自身有强大的综合经济实力外,成规模的金融机构数量、核心区位优势下的辐射能力、先行先试的金融开放政策红利,都在一定程度上决定这些城市能否为地区经济发展提供更好的金融服务。《报告》对全国各地的区域金融中心,分别做了评价。


一、东部地区金融中心评价:


温州:民间金融风向标


在中国金融版图内,温州因为发达的民间金融,具有独特的重要性。


数据显示,浙江省非公有制经济的比重超过80%,而温州的民营经济占比高达98%,民间资金充足。2013年11月,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温州市民间融资管理条例》。这是全国首部规范民间金融的地方性法规。


2012年3月28日,中央批准实施《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在金改方案推动下,温州出现全国首批民营银行试点城市;首创具有地方特色的民间资本管理公司;首创民间借贷服务中心;成立全国首个地方金融管理局;首创民间金融组织非现场监管系统;首创民间融资立法,为全国首个地方金融监管执法类别城市;首创“温州指数”;成立全国首个地级市人民银行征信分中心;首创“农民资产授托代管融资”模式等。


宁波:资金利用率全国最高


宁波市金融特色是资金利用率全国最高,贷存比一度超过100%。


宁波贷存比从2007年就一直超过90%,其中2011年、2013年、2014年超过100%,2016年末为97.84%。贷存比的高起,从银行盈利的角度来讲,意味着银行盈利变好;对地方金融而言,又说明宁波市资金利用率很高,金融生态环境良好。区域贷存比的高低与当地经济环境、金融生态密不可分:宁波民营经济较发达,企业效益好,银行信贷自然倾斜,拉高贷存比。


直接融资再创新高。2015年,宁波市直接融资额突破千亿规模,达到1371亿元,同比增长279%,且呈现股、债双旺的局面。全年有6家企业首发上市,募集资金38亿元,是2014年的8.9倍;非上市公司股权融资活跃,全年新增新三板挂牌企业54家,通过定向增发实现融资3.2亿元。债券融资品种日益多样,如2015年超短融融资94亿元,是2014年的15.7倍等。


二、南部地区金融中心评价:


东莞:产业金融助力外向型经济


依托于发达的制造业,东莞外向型经济特征比较明显。金融业发展与外向型经济渐渐融合。东莞利用外资突出。2015年实际利用外资占当年GDP的5.88%,在25个样本城市中,仅低于天津。


贸易融资及中小企业融资贷款占“半壁江山”。截至2015年末,东莞全市银行机构中长期贷款余额3598.2亿元,主要投向制造业、基础设施、能源交通等领域,着力支持优势产业发展和重点项目建设。中小企业贷款余额2532.1亿元,为中小企业发展提供资金支持;贸易融资余额251.2亿元,有效支持外经贸平稳发展。


小额贷款公司、担保公司、互联网金融企业成为东莞出口制造业企业、中小企业融资机制的重要载体,涌现出团贷网等一批专注为小微企业融资服务的互联网金融信息平台,为科技企业、初创期企业和消费领域开辟了新的融资渠道。


2015年末,东莞已基本形成银行、证券、保险、信托、基金等多种金融机构并存,全国性、区域性、地方性机构协调发展的多元化金融组织体系,是广东省唯一拥有信托、证券总部(东莞信托、东莞证券)的地级市。


厦门:金融业均衡发展领跑闽南金三角


厦门市金融业表现不俗,且发展较为均衡。


银行业金融机构资产规模继续以较快速度扩张。至2015年末,厦门市共有银行业金融机构主体41家,较上年末增加1家;银行业金融机构资产总额1.41万亿元,增长21.4%,负债总额1.35万亿元,增长21.0%。


经营机构业绩在快速增长。至2015年末,厦门市市共有法人证券公司1家,证券公司分公司11家,比上年末增加3家,证券营业部77家,比上年末增加7家;法人期货公司2家,期货分公司2家,非法人期货公司营业部29家,比上年末增加1家。


上市公司融资大幅增长。至2015年末,全市共有上市公司33家,比上年末增加2家,总市值3 260.64亿元,总股本182.46亿股;全年上市公司通过首发融资、定向增发、非公开发行股票等渠道实现融资232.52亿元,增长45.6%。


值得一提的是,厦门拥有单独发行地方政府一般债券融资的资格。2015年,厦门全年发行地方政府债券共计90亿元。


福州:国家战略叠加海西金融中心


福州拥有国家级新区、自贸区、海上丝绸之路门户等多个身份加持。作为较早开放的东南沿海城市,其金融业的外向型特征也颇为明显。


至2015年末,福州市共有外资银行10家(含在筹2家)和外国银行代表处1家,外资银行总资产129.45亿元,存款余额39.05亿元,贷款余额58.65亿元。福州海西现代金融中心新增地区总部以上金融机构41家。


由于兴业银行(601166)、兴业证券(601377)的总部设在福州,在法人银行资产指标上,在25个样本城市中居第4位,仅次于北京、上海和深圳,是第5名广州市的近2倍;在法人证券资产指标上,亦在25个样本城市中处于前列,排在第8位。


三、北部地区金融中心评价:


沈阳:东北区域金融调控和监管中心


沈阳法人金融机构资产实力较强,尤其是法人类银行金融机构资产。2015年末,沈阳法人类银行金融机构资产12449.83亿,在25个样本城市中居第9位。


沈阳金融机构总部及分部增加较快。仅2015年新增2家金融总部、2家外资银行分部、2家保险分部、4家证券分部、1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目前,沈阳市分行、分公司以上金融机构140家(金融总部16家),其中银行、非银行金融机构55家,保险机构66家,证券、期货机构19家。


沈阳也是东北地区区域金融调控和监管中心。东北地区的金融调控机构——中国人民银行沈阳分行设在沈阳。沈阳分行是中国人民银行9个大区分行之一。此外,银监、证监、保监省级三大金融监管机构设在沈阳,沈阳已具备区域性金融政策优势和监控优势。


青岛:首个财富管理金融综改试验区


2014年2月,青岛市财富管理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正式获批,青岛由此成为中国首个以财富管理为主题的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财富管理试验区获批以来,政策“洼地”效应形成,跨境财富管理、综合经营、综合监管等创新政策为金融机构营造了开放、便利的财富管理创业环境,在全国率先开展从韩国借入人民币贷款试点、扩大合格境外有限合伙人投资范围试点等创新工作。


青岛私人银行达到11家,管理资产规模不断扩大,2015年末已超过700亿元。此外,青岛市政府与10多家金融机构总部签署财富管理试验区建设战略合作协议,达成百余项合作意向,与英国、新加坡、韩国、香港、日内瓦、苏黎世、卢森堡、爱丁堡等金融发达国家和地区建立合作机制,突出财富管理特色。


哈尔滨:间接融资迎合投资驱动


从经济增长来看,哈尔滨投资驱动比较明显。形成了投资驱动下的金融模式。


信贷占GDP比重较高。根据统计公报计算,2015年哈尔滨金融机构新增贷款1303亿,约占当年GDP的22.66%。这一比值在25个样本城市中居第8位。相应地,2015年哈尔滨直接融资比例较低,仅为19.35%,在25个样本城市中倒数第四。


固定资产贷款占比较高。截至2015年末,哈尔滨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中长期贷款余额3473.2亿元,约占贷款余额的40%。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中长期贷款期限一般在3-5年,一般对应企业固定资产投资贷款。


哈尔滨法人信托机构资产实力较强。中融信托注册在哈尔滨,2015年末中融信托资产总额188.52亿,在业内资产总额仅次于平安信托、重庆信托和中信信托。


大连:国内期货价格“指南针”


目前,大商所期货品种价格已成为国内市场的权威价格,为相关各类生产经营提供了价格“指南针”和“避风港”的作用,并为国家宏观调控提供了有效的价格参考。


2012年末,大连率先在东北地区率先设立区域股权交易中心,已挂牌企业98家,托管企业160家;股权投资和债券市场亦的都到一定程度的发展。


截至2015年末,全市各类机构741家,其中银行、保险、证券、期货、信托等金融机构264家;小额贷款、融资担保、私募基金、股权投资、融资租赁、金融中介、后台服务等融资服务类机构477家。金融营业网点3500余个,金融从业人员8万余人。已初步形成金融、融资及中介服务等种类齐全、功能完善的现代金融服务体系。


四、中部地区金融中心评价:


长沙:直接融资领跑中部城市


长沙法人证券公司资产实力较强。2015年末长沙法人证券公司资产总额在25个样本城市中居第七位。辖区有方正证券(601901.SH)上市券商,还有挂牌新三板的湘财证券,以及财富证券。


作为区域中心城市,长沙直接融资表现不俗。2015年IPO规模为37.28亿,在25个样本城市中居六位;长沙沪深两市上市公司再融资规模为167.09亿,在25个样本城市中居第八位。


长沙城投债发行表现较好。2015年长沙发行城投债规模为388亿,在25个样本城市中居第8位。股权融资占比较高。2015年,长沙股权融资占融资总额比重为7.34%,在25个样本城市中居9位。长沙拟上市企业较多。2015年末,长沙拟上市企业193家,其中“十二五”期间,新增拟上市企业98家。


武汉:多层次资本市场推动科技金改创新区


武汉是一座同时具备金融市场、金融机构、金融产品三要素的城市。


武汉市金融聚集效应日益凸显。至2015年底,武汉市拥有各类金融机构227家,总部设在武汉的金融机构22家。


武汉的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加快。截至2015年末,全市共有上市公司61家;“新三板”挂牌企业总数达到147家,居全国城市第5位,新三板的“武汉板块”已经形成;武汉股权托管交易中心共挂牌802家,“科技板”公司215家,挂牌企业通过股权质押和股权累计融资189.84亿元。


武汉发力科技金融改革创新。2015年,中国人民银行等九部委印发了《武汉城市圈科技金融改革创新专项方案》,武汉城市圈成为全国首个科技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2015年底,武汉市银行业对科技型企业贷款余额1467.87亿元,推出了针对中小科技企业的“科技板”、“科技企业贷款保证保险”等一批具有鲜明特色的金融产品。


郑州:期货领衔逐鹿中原金融中心


尽管在法人银行资产规模指标上,郑州市在25个样本城市中排名并不显眼,但其中的变量值得关注。


2014年12月16日,位于郑州市的中原银行正式开业。在英国《银行家》杂志公布的2016年全球1000家大银行排行榜中,中原银行以50.92亿美元的一级资本位居第210位,在国内上榜的全部119家银行和73家城商行中分别位居第31位和第9位。


2015年,郑州银行成功在香港上市,成为继重庆银行、徽商银行、哈尔滨银行、盛京银行、青岛银行、锦州银行之后,第7家在港交所挂牌的城市商业银行,也是河南地区首家登陆香港资本市场的银行。


在武汉、郑州、长沙这三座逐鹿中部省份区域金融中心的城市中,郑州的一大重要特点在于:坐拥全国四大期货交易所之一——郑州商品交易所(以下简称“郑商所”)。


《2016 中国期货市场发展报告》显示,2015年,郑州商品交易所累计成交量为10.7亿手,同比增长58.25%;当年累计成交额为30.98万亿元,同比增长33.30%。尽管市场占比离其竞争对手大连商品交易所尚有距离,但增长速度明显快过大连商品交易所同期,追赶势头迅猛。


五、西部地区金融中心评价:


乌鲁木齐:丝绸之路区域金融中心


乌鲁木齐提出打造丝绸之路区域金融中心的定位。五个细分的具体措施,包括构建具有创新和服务功能的金融组织体系、推进跨境人民币业务创新等等。


金融业对经济的贡献度显著增强。在西北五省省会城市中,乌鲁木齐金融业增加值仅低于西安,高于其他四个省会城市。


乌鲁木齐直接融资表现突出。2015年直接融资比例高达60%,在25个样本城市中居第三位,仅次于北京、大连。考虑到委托贷款、信托贷款、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等非直接融资未纳入融资规模,这一比例可能高估。


乌鲁木齐基本形成了以国有控股商业银行为主体,政策性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以及非银行金融机构为依托,多种机构并存的开放式金融体系。


西安:丝绸之路经济带金融中心


在25个样本城市中,西安的金融绩效居于中间位置。值得一提的是,西安还是中国人民银行在西北部地区唯一的跨省级分行——西安分行所在地,下辖陕西、甘肃、宁夏、青海和新疆等五个省份和自治区的央行派出机构。


2016年1月,陕西省政府印发的《关于加快发展生产性服务业的实施意见》(下称《实施意见》)提出,今后五年,需要重点发展金融服务业,具体目标包括加快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金融中心和加快建设三大金融区。这无疑将推动西安金融竞争力的进一步提升。


该《实施意见》称,要着力打造能源金融、科技金融、文化旅游金融、离岸金融服务体系和市场体系;开展面向丝绸之路经济带地区和国家的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试点。


六、其他金融中心评价


香港:人民币国际化驱动升级全球金融中心


目前,香港已成为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亚洲重要的金融、服务和航运中心,与纽约、伦敦并称为“纽伦港” (Nylonkong),是全球最自由经济体和最具竞争力城市之一。


2015年,香港GDP总量折算成人民币约为19300亿元,尽管总量上已被内陆的北京、上海等数个城市超越,但超过42000美元的人均GDP相比内陆城市,依旧遥遥领先。


香港股市非常发达,以资本市值计算,截至2015年底,香港股市总市值达3.2万亿美元,是亚洲第四大和全球第七大证券市场;香港还多次占据年度IPO集资榜首位置,2015年,共有121家公司在香港新上市,IPO集资额为2614亿港元,较2014年分别上升11%和12%,使香港重登全球IPO集资榜首。


人民币国际化的东风,是香港蜕变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关键。


香港金融管理局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末,香港人民币存款8511亿元,为全球最大的离岸人民币中心。不过,人民币存款在香港市场的总盘子里占比依旧较小,2015年底,香港存款总额达10.75万亿港元,较2014年底增加6.7%;外币存款总额5.44万亿港元,同比增加3.1%。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的继续推进,人民币市场的增长潜力可期。


值得一提的是,“一带一路”也为香港债券市场发展提供新的机遇。与股票市场相比,香港债券市场发展较为缓慢,但随着近年香港政府推行政府债券计划,港元债券市场逐渐成为银行体系和股票市场以外的融资选择,人民币点心债有力地推动了香港债券市场发展。随着“一带一路”战略推动人民币在更多的区域中心使用,同时取消境内企业、商业银行在境外发行人民币债券的地域限制,将扩大境内企业的融资管道,有助于深化债券市场发展,提升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融资能力。


(编辑:闫沁波)


更多活动新闻